战争是个狂怒的漩涡,中的男人们

2019-10-03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200)

周五下午要去289布展,原计划的超超的车不够坐,干脆上午就进市区看部电影,于是就把《狂怒》给看了。
          跟一个对军事毫无兴趣,也几乎毫无认识的方包一起看的。这家伙基本可以代表绝大多数的普通观众了,看完后也个给了这个片子一个好评。毕竟是时光网打分打了9.1的作品,作为电影来说是非常棒的了。

  老夫很久没有写影评的欲望了,看过两遍《狂怒》,受了些许震撼(小插曲:家父是铁杆二战片粉,观影中一度被感动至哽咽),脑洞大开决定写上一篇影评对片中细节做做分析。

虽然片方和媒体都热衷于谈论片中出现的那辆“虎”式坦克(据说是现存世界上唯一还能动弹的一辆,直接从博物馆开到了拍摄场地),并一再的渲染片中的“坦克大战”,但实际上片中最大规模的坦克战也无非是一场排级规模的坦克遭遇战,这跟苏德战争中动辄对决的钢铁洪流不可同日而语——这也符合二战史实,红军在库尔斯克的金戈铁马西线盟军是从来没有遭遇过的。

在战争片里,故事与战争场景一直是个矛盾。像《黑鹰坠落》这种片子虽然节奏紧凑,但其实就是个战场纪录片,没啥故事内容,我也没看出啥不一样的深度。而《狂怒》却是战争片中难得的有情节有场景的。
《狂怒》的故事基本算不上故事,也就是苦逼坦克手的一天。皮特大哥的坦克部队在一场遭遇战里伤亡惨重,只剩下下皮特大哥的车组还能动,皮特大哥的车组里也挂了个副驾驶员。皮特大哥回到基地,补充了一名新兵后踏入了这个苦逼之旅。
皮特大哥与其他几个车组组成了一个临时排受命去支援步兵部队,在途中遭遇了纳粹青年军的偷袭,排长车被袭击。五辆车的排变成了四辆车,皮特大哥成了指挥官。皮特大哥到了步兵哪里接受了第一个任务,支援一个被压制的步兵排。这场戏拍的相当震撼。坦克部队在抵达展区后将队形由行军纵队展开为横队。坦克部队掩护步兵前进,边前进边收容散兵。在敌军机枪开火前,皮特大哥一直是把头伸坦克外去观察目标。遇到敌军后向各个车组分配任务。驾驶员发现目标后用曳光弹为坦克炮手指示目标。针对不同的目标使用不同的弹种。在整个过程中坦克一直保持低速前进,这种做法有效的降低了德国人反坦克炮的命中精度。四辆坦克成功的消灭了两门反坦克炮后掩护步兵把德国步兵死死的压制在战壕内。剩下的作战就是屠杀一样。
战斗开始前,美军的上尉把任务说的十分艰难。皮特大哥受领任务前先问观察哨在哪里。我觉得皮特大哥当个士官太可惜了。整个战斗持续时间十分短暂。而且美国人一直是压制快打快撤,毫不拖泥带水。
之后的战斗是城镇攻坚战。德国人有重机枪和反坦克炮,但是在城市作战里,这都是浮云。皮特大哥用高爆弹打狙击手,用燃烧弹打反坦克炮。在影片里效果异常明显。城市里两辆坦克交错前进,互相掩护射击死角。而且皮特大哥战时把脑袋窜到坦克外面,后面的坦克要开炮时先提醒皮特大哥,皮特钻到坦克里防止跳蛋。片子对坦克作战的细节刻画的十分深刻。
后面两场战斗就有点抗日神剧的风范。皮特大哥受命去防守十字路口,结果遇到了虎的偷袭,一辆虎干掉了3辆谢尔曼。在几百米内,谢尔曼的炮弹像挠痒痒一样敲打虎。在零距离内,谢尔曼的炮手竟然脱靶了。最后一场作战就是个抗日神剧了。
片子前期的战斗主要表现坦克排级的战术,越到后来越集中在坦克的车组内。片子里车组成员在作战中紧张而又有序。车长观察目标,为炮长指示目标,安排装填手选择适当的弹种,装填手是车子里看起来最头脑简单素质低的,作战时根据指示选择炮弹、调整引信,炮长根据指示瞄准目标作出指示,车长观察目标并修正炮长的射击。在装弹间隙车长指示驾驶员进行机动。驾驶员驾驶啥坦克绝对是个力气活。整个作战过程分工明确,每一个命令都针对到个人明确具体。车组成员的行动并不慌乱,遭遇虎之后,先打一发烟雾弹,烟雾弹严重的干扰了虎的瞄准,为坦克队形的展开赢得了时间。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三辆谢尔曼二话不说的就朝着虎冲,边前进边射击。在动对动的设计中,双方命中的精度都很低。 在战斗间隙,车组把坦克其他位置的炮弹转移到装填手附近。
片子里皮特大哥证实了慈不掌兵的真理。片子里皮特也打骂新兵。针对不同性格的士兵也能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和新兵可以装文艺青年,和老兵就是个流氓头子的做派。执行最后的任务时坦克中了地雷。皮特大哥安排装填手和驾驶员修坦克。让副驾驶员去做最危险的观察哨。打一巴掌,给一甜枣。这个时候还不往给新兵一条野战干粮,先得自己很爱护部下。其实这就是杀头酒一样。新兵做观察哨时差点睡着了,其实他并不适合做这个职位。只是因为他是整个车组里最无关紧要的人物,少了其他人没法作战,少了他车组还能勉强作战。
片子里对党卫军也是用了讽刺的表现方法。党卫军的军官逼迫十几岁的女孩上战场,吊死了想要投降的平民,用狙击手打死了为美国人指路的老人。美国坦克来了自己却投降了。同样的事大日本帝国皇军在冲绳岛也干过,逼迫平民自杀,然后自己投降。想想成天有人上网抓汉奸,王师进城那天,能殉国的有几个。片子里那些炮灰任务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干的。而且在作战时竟然毫无常识,在战区里竟然保持行军队形开进。一边行军一边唱歌!
片子的主题上看,对战争的认识到了一个深度。战场不是骑士对决的田园诗,片子里每一个人都很脏,身上是血迹和油污,坦克排长上战场前刮了胡子就被其他车长笑话。战场上的人性基本木有,我觉得片子叫《铁王霸里的苦逼》们更合适

          写这篇东西我就不打算提什么军事了,因为从我们这些极端真实派的角度来看,这片子各种扯淡。人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尽喜欢看虚假的真实,真实的真实他们反而不爱看了。 国内播放的这部影片被光腚肿菊把那些反映战争残酷血腥的特写镜头全都阉割掉了,血腥程度也就《拯救大兵瑞恩》的水准。

  先说比较震撼的几个场景
   1. 骑着白马的纳粹军官穿过燃烧的坦克残骸。
     从当时战场的情况来看,显然在不久前进行了一次坦克遭遇战,皮特大爷所在坦克排与德国坦克进行了一次实力相当的较量,战场留下燃烧的德国黑豹、四号(长身管)坦克和美军谢尔曼坦克残骸若干,纳粹军官骑着白马以胜利者姿态穿过战场,然后被埋伏的皮特老爷一个突进技能打下坐骑,直接干翻(装了逼还想走?)
   显然和平只是表象,战争还没结束。

作为一部好莱坞电影,《狂怒》塑造的就是一辆美军“功勋坦克”的故事,“虎”式再拉风,海报上还是只会突出布拉德•皮特和那辆美军的“谢尔曼”坦克,而其他盟军和抵抗组织什么的通通都不见踪影,当然这也符合电影叙事的特性——在短暂的单位时间里尽可能集中的叙述故事主体,细枝末节都被精简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部片子的画面还是超棒的,摄影牛逼。尤其是它生动的刻画了 “狂怒”号谢馒头这个车组的每一个成员。他们每个人都性格迥异,这个移动铁壳里几乎集齐这个世界上所有款式的男人。而这篇东西,我也就只打算谈谈男人。

   2.手持“铁拳“反坦克火箭的少年兵将一排的长车直接轰杀,车长浑身着火跳车拔枪自戕。
   一排的青年排长在营地里面的刻板口号手势和把打字员强行塞给皮特车组的无厘头作风(美军在西线战场的坦克兵损失很大,一度陷入5人坦克3人开的尴尬境地),大概是为了暗示作为排长才从军事学院毕业没有多少战斗经验而又极其较真的年轻,和德国少年兵同属一类人。
   战争到了末尾,交战的双方都把自己的年轻人送上了大战的绞肉机,本来在和平年代的可以互为朋友的年轻人,在战场上,一方却将另一方送入了燃烧的地狱。

有国内观众戏称《狂怒》是“好莱坞版的《狼牙山五壮士》”,因为片尾最后一场大戏是五个美军抵抗了纳粹党卫军的整整一个营——在皮特的指挥下,这辆名为“狂怒”的坦克里的五位成员依托丧失了机动性的这辆坦克,就地设伏打得全营党卫军丢盔弃甲,在付出四人牺牲的代价后,出色完成了迟滞敌军的任务。

            皮特饰演的车长,绰号“战争把鼻”(war daddy),简直是男人的完美款。
            除了一般女性关注的帅帅的发型,上等的上半身腱子肉, 还有那战火历练出来的气质和果敢。

   3.皮特老爷的新兵枪杀战俘试胆投名状。
  对于为啥枪杀战俘这一点,从之后点杀党卫军军官可以看出,皮特老爷有一套自己的”罪者皆诛“哲学,党卫军军官是吊死了不愿意配合”抗战“的德国少年和妇女,而德国老兵显然是因为自己扒了一件不知道哪里战死美军士兵的大衣而倒的霉,这种赤果果炫耀自己战功的行径(可能真的是因为么衣服穿了好么)如同LOL20层的杀人书/刀一样深深的伤害了皮特老爹的心,索性强行拉着诺曼开开杀戒,让小伙的纯洁心灵早早染上血色,免得以后坑死队友——战争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没有所谓的对错可言。

《狂飙》其实是部有点“不合时宜”的电影,时下正是超级英雄肆虐银幕的当口,又没有特别的纪念日,横空出世这么一部“写实”风格浓烈的二战电影,与影市上的商业大潮并不完全合拍——当然夸张的个人英雄主义也是标配,不过总体而言影片叙事处理得有理有据,历史细节的还原也比较考究,几辆担纲“主角”的坦克都是从博物馆里开出的真货,略有瑕疵的是,这辆“狂怒”原车是美军并未装备的具体型号,不过还是属于“谢尔曼”M4车族,与“狂怒”所“扮演”的型号只有极细微的外观差异,若非军事专家或发烧友,根本是看不出来的。

           他一出场,就将一个看起来非常绅士的德国军官从马背上掀翻,然后一匕首插掉了德国佬的眼睛(插眼睛镜头被光腚肿菊阉割), 给人一种非常暴力嗜血的感觉。尤其对比哪个穿着高大上纳粹制服的“白马王子”,皮特一脸胡子拉碴,沾着泥的美军土黄色军服立马让小女森们灭他灯了。
            
            回到坦克座舱里,和成员们相互吵嘴,一路上各种粗俗的笑话荤段子, 跟给人一种兵痞的感觉。整个就一穿上军装的初中混混小烂仔嘛,和我们“伟光正”宣传机器里表现的军人形象大相庭径啊。
            
            在面对新来的“小鲜肉”(诺曼)时毫不客气,更是给人一种不友善的感觉,尤其说“不让诺曼妨碍他把其他车组成员活着带回家去。 ”会让不懂战争的观众觉得丫很装。

    4.为美军指路惨遭爆头的德国老大爷和临时卖队友的汉堡(此处应为姓名)市长。
    雾气中巍巍颤颤的德国老大爷面对领着一帮杀气腾腾米国鬼子又和颜悦色用德语问路的皮特老爷,用拐杖的指了下德军藏身的屋子,惨遭德国狙击手的”铲奸一击“爆头。
   汉堡市长面对皮特询问非常爽快的供出了党卫军头子导致后者被乱枪打死。
   无情的嘲讽了元首”全民抗战“政策的愚蠢,将本国的人民不分男女老幼的推进战争的漩涡,对不顺从者进行惩罚,将战火强行降临在普通民众头上,让本国民众也颇为不满,并不是每个德国人都是一心愿为纳粹殉葬的狂热者。

有了《拯救大兵瑞恩》这样的奥斯卡和《兄弟连》这样的艾美奖珠玉在前,《狂怒》很难出新意,影片的故事发生在美军已经深入德国腹地的二战末期,可以看出厌战情绪已经相当普遍,与“狂怒”车里的四位老兵油子比起来,刚加入的新兵蛋子诺曼与众人格格不入,在残酷的战场上,诺曼显得既无知又“纯情”,但“皮特”车长对他呵护有加,车长一直秉持着让手下人活着回家的信念,在处理某些敌情时决绝得都有些残酷。诺曼算是“狂怒”经历的这场战争中唯一的亮色,他甚至跟德国占领区的女孩有了一夜情遭遇——这里又对美军进行了道德美化处理,几位老兵油子虽然略嫌猥琐,但车长的豪情和诺曼的纯情“保护”了她,跟诺曼的两情相悦又迅速把这出“逼奸”戏码转换成了暗生的情愫,而纳粹的炸弹让德国女子命丧黄泉,既完成了诺曼的战士性格塑造,又让观众在情感倾向上迅速达成了敌我认同。

             但在接下来的一场遭遇战里,负责警戒的诺曼因看到敌军是孩子不忍下手害死了领头那辆坦克一车人时,观众开始发现,战争真的就那样残酷,他说要大把家活着带回去不是装逼,而是一种作为车长的担当与责任。

   5.找姑娘给诺曼开荤自己却只是呵呵去洗澡然后看报纸皮特大爷。
    从南非(私以为是官翻坑爹,北非还差不多)一路打到德国,作为战争老爹的皮特除了偶尔发个抖晕个头之外早就铁石心肠无爱无泪,对于他来说,德国姑娘的魅力远没有洗个舒服澡吃个像样煎蛋大,战争的残酷在他身上可见一斑,变成了情欲全无的战争机器。

诺曼后来的绰号是“机器”,似乎暗喻着他已经沦为了这场战争“机器”中的一个有效零件——在最后那场“谢尔曼五壮士”的壮举之后,只有诺曼活了下来,而那位发现了诺曼的党卫军士兵的怜悯瞒报之举,不由得让我想起苏联电影《自己去看》中那个经典的镜头:愤怒的苏联军民举枪对准眼前的希特勒照片,当希特勒的形象超现实的回溯成儿童时,枪声究竟没有响起来。两部影片异曲同工的反战处理并非廉价的人道主义情怀,而是号准了人性最深处的命门。

             战场上,不能杀敌的军人就是废人,而且还可能害死自己人。尽管诺曼开始因为职责而开始开枪了,但还未进入战场的状态。为了尽快让诺曼适应战场,他强迫诺曼枪杀了一个已经投降的战俘。这种杀俘虏的行为再次将观众从理解他拉回了觉得他残暴冷血的位置。

   6.党卫军的战场动员。
   ”这是我们的领土“这一句点出了当时大部分德国军人的心声,从当年闪电战的侵略者变成阻挡盟军洪流的守卫者,军人保家卫国的使命感和荣誉感被激发了出来,党卫军的士兵悍不畏死的扑向了主角的坦克,然后在主角光环下化作经验值。
    忽悠调侃,这大概就是战争中双方都坚信自己的正义,都为其而战的最好诠释。

“谢尔曼五壮士”的故事落幕了,壮士们的故事也成为昨日黄花,马克斯•韦伯曾经感叹,如今的艺术“卿卿我我之气有余而巍峨壮美不足”,《狂怒》算是一次反动。不过,壮士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扫荡完一个城镇,基本解除了敌情威胁。他带着诺曼脱离另外三个诱骗德国女人进坦克打♂炮(约等于诱。奸)的家伙,找到了一个德国姐妹的家里。在那他一反常态,温文尔雅,甚至打来水把战场的脏泥臭汗洗掉,刮胡子把自己收拾干净。当看到诺曼跟一个德国妞勾搭在一起时直接怂恿诺曼:“这姑娘干净又漂亮,你不去跟她上床,我就去了。”诺曼♂完事从房间里出来后,他已经把自己收拾干净在喝着茶看报纸了。他俩对话的感觉就像老爸和儿子一样。后来被另三个部下闯入无理取闹羞辱诺曼和德国妞时,他训斥了那仨一顿。他用自己干净的食物跟德国妞把被部下蹂躏过的食物换过来,一边吃一边平静的说:“我很享受这顿午餐,就像你们享受蹂躏这顿午餐一样。”
              这时皮特饰演的这个“战争把鼻”基本上已经把所有女性观众都给征服了。一个男人,既可以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一身泥,又可以把自己收拾得帅过刘德华。既能在战场上近乎残暴的将对手弄死,又能在相对安定的状态下对女士有礼有风度。而且训斥完犯浑的部下后还能平静的开导他们(我很享受,就像你们享受蹂躏)。

    7.放了诺曼一马的少年党卫军。
    这就是最初的诺曼自己,不枪杀战俘,有颗悲天悯人的心。导演大概想由这个场景结合之前对皮特怒吼”那就杀了我“的诺曼,向观众表达战争将人变成鬼,但是依然会有人保持最初人性和善良的中心思想。

(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2014年第45期)

              当然,只要是人,就可能会犯浑。之后固守硬扛明显是把鼻头脑发热的决定,但是他们也为这个决定靠一台断腿的“谢馒头”坚持打到了最后一刻。在最后关头,把鼻自己坚守坦克,让年轻的诺曼从车底逃生门逃出躲过死亡,让他能够继续走完自己的人生。

    8.被救起的诺曼面对”你现在是英雄了“称赞的茫然眼神。
    比起最后活下去的诺曼,车组的其他人似乎更英勇。此处诺曼的悲哀,是因为比自己英勇的人都陨落自己苟活却被称为英雄,英雄两字,充满了悲伤和嘲弄。

              至此,我相信皮特饰演的这个“战争把鼻”是当之无愧的男人完美款。女性观众一定会举双手赞成的,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看脸。跟我一起看的那家伙就说皮特越老越有味道。通过他的做为可以推断,在参加战争之前,他绝对是个有相当文化修养和善心的人。战争的磨练,又锻炼出他的果敢与冷酷,面对一切可能的安全威胁毫不留情,能够在不杀就等着被杀的战争中坚持存活到战争临近结束。但是即便在此情况下他又没有失去他自己,没有变得丧心病狂。他仍然保持了一颗平静的心。在战场上和部下一起,可以粗野的说荤段子和打人骂人。在脱离战斗后血雨腥风的间隙,享受女性带来的温馨,与家(尽管是别人的家,但至少也是个家,好歹不是坦克的座舱)的宁静。在部下犯浑羞辱女性时,也很绅士的进行制止,尽管把手枪拍桌上的行为看似很不绅士。有血有肉,一个鲜活的老江湖高帅富,相当值得拥有。

——————————————————————————————
接下来,对于网上很多本篇吐槽的洗地

               另外仨车组成员,“圣经”,“戈多”,“屁股库恩”则是战场上最广大真实的大兵的写照。不需要你喜欢他们,只需要你感受他们。他们平时也是普通人,也许是个彬彬有礼的学生,或者是个体贴的男友。但是战争毫不留情的摧毁了他们所习惯的任何东西,刚混熟的战友毫无征兆的死在你眼前,或许久不在身边然后收到女友的分手信,刚刚还在扫射屠杀你战友的德国佬打光子弹举手投降然后你没得报仇。各种各样的阅历使他们逐渐丧失了他们曾认为是处世准则所坚守的那些所谓绅士风度,彬彬有礼。他们变得粗野,残暴,冷血,因为这样才能够在战场上面对敌人活下来。在极端的压力与压抑下,他们需要获得温馨与安慰。女性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各种骗炮强奸就理所当然了。但是,这样的战争也更提炼出了他们的战友情谊,也催发了他们熬战争结束完整的活着回家的渴望,对美好温馨生活的渴望。所以他们在发现“把鼻”和“诺曼”在享受一个温馨环境将他们哥仨排除再外时,他们会异常的痛苦。但他们已经失去了获得这种温馨的能力,所以“屁股库恩”不停的羞辱那个德国妞,以此来宣泄自己的痛苦与不满。如果就此你就认为他们是魔鬼了?不是,当“屁股库恩”神志恢复后,和声和气的跟诺曼道歉,告诉诺曼他是个好人。当他们在断腿的谢馒头里困兽斗时,为了不让大家一起被炸死,驾驶员毫不犹豫的趴在意外掉进的手雷上,让队友活到下一个回合。尽管知道留下来就等于等死,但是看到战友执意留下,他们也都决定留下,要死就死在一起。应该说,他们就是战争的牺牲品。

1.为什么全片都是稀稀落落的坦克斗殴,而不是N VS N的坦克大战?
   有点军事常识好么...实际上到了1945年,盟军已经基本掌握了德国上空的制空权,面对如同死神镰刀一样的盟军空中优势(片中空中满天尾迹的盟军轰炸机群和稀稀拉拉几条尾迹赶来抵抗的德国空军数量对比很好的说明了这点),德军装甲兵没有胆量也没有数量组织起大规模的装甲集群对盟军发动反扑——这基本等于是自己抱团然后被对面一波A掉的节奏。
   所以当时德国仅存的装甲兵,会采取单车或者数车伏击的战术,凭借车辆的性能优势和伏击战术优势,吃掉小股盟军车队和装甲部队,最大化战斗价值。

                 “小鲜肉”诺曼,一个才经历过10来个星期新兵训练的打字文员,被丢来作战部队补充坦克的战损。
                说实在的,在战争中不能杀人,军衔待遇再高也就一披了身虎皮的绵羊老百姓而已。在坦克里清理前任留在自己战位的“遗物”时,未经“人事”的诺曼先是被坦克里的血污所震撼,然后是被车里放着的半张还挂着一颗眼球的脸皮(此镜头被光腚肿菊阉割)吓得爬出坦克狂吐。另外几个车组乘员告诉他没事,还爆了把鼻刚上战场被炮声吓得拉一裤子翔(屎)的窘事来安慰他。
                 上坦克出征后的第一次战斗,他因为看的敌军的脸庞还是孩子不忍下手,害的车队指挥官所乘坐的那辆开路的坦克被“铁拳”反坦克火箭抵近打得殉燃。头车的乘员浑身着火被烧折磨了很久(国内版的燃烧时间被阉割,显得没烧多久,使乘员的痛苦感不强烈),在灭火无望时掏出配枪打爆自己脑袋解脱了。尽管“把鼻”对他好说歹说,还不明白战争究竟为何物的诺曼始终无法进入战场上该有的杀戮状态,无奈的把鼻只好通过强迫他杀俘虏的方式让他领教了一下震撼教育。
                  战场中的小憩,把鼻鼓动他和和勾搭到的德国妞上床(在生死瞬变的战场上要懂得及时行乐啊,很多时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都已经独处了,诺曼还各种手足无措,有贼心没贼胆,最后鼓起勇气豁出去,一鼓作气抱住德国妞吻着推倒。由此推断应该是小鲜肉第一次开荤。快乐总是短暂了,战场上的快乐更是稍纵即逝的,刚爱上并一起度过了一个温馨中午的德国妞连人带房屋被德军的炮击轰去见上帝了。因失去爱人而开始对敌人产生愤怒的诺曼终于有点“狂怒”号谢馒头乘员该有范了。接下来在馒头跟喵式的对抗中,他果断地将自己的愤怒化作M1919机枪的7.62毫米机枪弹喷洒向了喵式的车长。他的表现也获得大家的认可,被赠予“机械”的雅号。
                   在最后的困兽之斗中,他首先站到了跟把鼻一起坚守阵地的一边,然后配合大家奋勇杀敌,直到将弹药耗尽。最后山穷水尽,剩他和严重负伤的把鼻时,他的斗志也垮掉了。愤怒用完,开始恐惧。把鼻让他从车底逃生门逃出躲了起来,最终活着等到友军汇合获救。
                   诺曼是个刚接触战争,但还“涉世不深”,还没有被战争污染的这么一种男人。准确的说,应该还是男孩。是的,男孩,他甚至还不需要剃胡子。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还跟一个普通人一样,因为愤怒于是勇敢,就像街头的人会因被辱骂而打架一个道理。但他并没有坚强的意志,当坦克里剩下他和把鼻时,他甚至想投降。尽管他并没有如何豁出去,如何去以死相拼,但是把鼻最后叫他逃生,自己坚守坦克的行为,让他懂得了什么叫担当与责任,还有战友情谊。最后在救护车里看着远去的“狂怒”号馒头的残骸的眼神,暗喻着他经历战争的洗礼后,长大成男人了。

2.鸡蛋 钢琴约炮真是超级傻逼,毁三观有木有!!!
   事实上...类似的例子真的超多,人在战争期间的感情都是非常敏感和脆弱的,一寸温柔就可能会让姑娘敞开心扉(这尼玛也是够了)。

                     
                     曾有一篇帖子说,使男人成长的,不是时间,而是经历。很多时候,就因为一个经历,能让一个男人一下子长大很多。所谓男人越老越有味道,其实就是他们那丰富的人生阅历,而且往往是不顺与逆境。正如特侦教头说的:留些伤疤有助于成长。

3.为啥三台谢尔曼会蠢兮兮的一排直线冲向虎式赴死?
   为了照顾观众...不然你想看着正面谢尔曼打着烟雾弹掩护两辆谢尔曼远远的迂回包抄过去从侧面和背面狠狠的爆掉虎式还是虎式窝在原地凭借精准的炮术和坚固的正面装甲将谢尔曼的炮弹尽数跳弹或者挡下最后愉快的完成三杀?
  不要质疑虎式为什么这么屌,在先失一车仅有两辆M4A2E8和一辆M4A1的主角车队面前,虎式基本就是大魔王的存在,配合片中虎式车长坚硬的德语、虎式棱角分明充满刚性的外观和压抑的背景音乐,完全就是履带上的重骑兵,坦克中的皇帝。
   33吨左右的谢尔曼中型坦克面对56吨的虎式重型坦克这样的对手,盟军的装甲兵的确需要拼上自己的性命,才能死中求活。

4.一辆坦克打300个党卫军还各种开挂杀简直坑爹好么,美国版手撕鬼子有木有??!!
    同样的是为了照顾观众,但是实际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
   
   
    两则现实抗德神绩
    配合当时德国良莠不齐的兵员素质,还是强行有可能的。

5.夭寿啦,德国骚年放跑了美国鬼子,简直坑爹!!
   人文关怀嘛...想想诺曼刚上战场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也未必不会这么做,德国诺曼有木有。

——————————————————————————————
符号和人物场景解析

   1.白马
   私以为白马作为片中一个符号,代表的是短暂的和平,可以扣上皮特大爷本片金句的“idea is peaceful”。
   当德国军官骑着白马穿过战场时,战斗结束,战场暂时宁静——随后被皮特手刃也说明仅仅是暂时而已。
   侥幸生还的诺曼在一夜惊魂后被马蹄声惊醒,白色马腿闪过,象征着战场又恢复了和平。

   2.艾玛
   德国妹子艾玛其实代表的是诺曼最初的善良与天真,人性中的美好,当艾玛死于炮击之后,诺曼心中的这些部分也随之死去,变成嗜杀的战争机器。

    3.圣经哥
    相比之逗逼墨西哥佬Gordo和粗野的兵痞子Grady,一手圣经给垂死的德国兵做死前告解一手打炮杀人绝不含糊的圣经哥Bible绝对是本片一大亮点。
    当其他人进镇狂欢找女人鬼混的时候他在看圣经。
    当坦克行进其他人在闲聊鬼扯的时候他在看圣经。
    当其他人在搜刮战利品的时候他终于不看圣经了,他在给垂死的德国兵做告解。
    就这样一个堪称模范教徒,见面就神经兮兮问别人是不是得救的准神棍坦克炮手,打起仗来杀人放火毫不留情,一炮就把德军的机枪手炸得支离破碎。
    之前所作所为是宗教的神性,之后杀人打炮是军人的人性,圣经哥就是这么一个矛盾、忧郁的美男纸(和皮特车长的包扎对视略基)。

    4.坦克”狂怒号“
    狂怒这个名字私以为象征着战争的漩涡,吸食着双方士兵的生命,尤其是最后十字路口俯拍的一幕全景,在十字路口中间报废的狂怒号,周围散布着德军的尸体,仿佛周围所有的人命都被坦克吸入——当然也包括主角的车组。

——————————————————————————————
矫(ZHUANG)情(B)的结尾
    当狂怒号车组最后的幸存者二等兵诺曼被赶来友军救起扶下坦克之时,友军众人对着布满弹痕的狂怒号啧啧称奇,感叹一辆谢尔曼勇挫300德军的勇气和幸运。
   战争英雄诺曼坐在开往后方的汽车上,透过脏兮兮的玻璃茫然地回望着自己兄弟们的墓碑——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美军战士们通过狂怒车组用性命守下的十字路口挺进柏林。
   没有人会知道当晚Grady是如何被”铁拳“放射出的金属液体洞穿身体。
   没有人会知道墨西哥人Gordo是如何在投掷手雷时被击中,为保护大家不被掉入坦克中的手雷所伤自己扑向了手雷阵亡。
   没有人会知道相信一切好运气上帝决定自己为上帝所选、平时总是安静读着圣经的Bible是如何在给车长递手雷时被一发子弹打穿头颅。
    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车长唐——这个铁血的军人,如何在最后一刻,让诺曼开打逃生门逃生,独自淡定的迎接德国人投入坦克中的两枚手榴弹,把心爱的坦克当成自己生命最后的归宿。
     但是,这些诺曼都知道。
     战火早已烧干了诺曼的泪水,兄弟们作为人生终点的狂怒号也渐渐远去。
     这里是1945年4月的西线战场,距离德国投降,还有一个月。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战争是个狂怒的漩涡,中的男人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