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公民,真实是一个虚幻的概念

2019-09-18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121)

本片以章节体的小说形式叙述,没有半点花里胡哨的旁枝末节。讲述了一位沉默寡言、个性鲜明的小说家丹尼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受邀重返时隔四十年未回的家乡——阿根廷的一个小镇。在那里他从一个受人热情追捧的“杰出公民”变成被集体排斥恶意扔鸡蛋的“狼狈公民”。 影片的开场就是丹尼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典礼,看似清高的获奖感言,也可以看出丹尼尔并不会被成功冲昏了头脑,反而是担忧自己没有成名前的那种宝贵的棱角。

一个认为”我这辈子最成功的事情,就是离开了SALAS“的人,
有什么理由再回去?
那必定是他深谙SALAS的社会和人心,熟知在这缺乏制度约束和商业规则的社会,人性的丑恶。

这是丹尼尔境遇的最佳注脚。正如莫言笔下的高密,丹尼尔笔下的萨拉斯并非伊甸园。诺贝尔文学奖对伊甸园毫无兴趣。在萨拉斯,一半人因他获得诺奖而将他奉若神明,一半人因他抹黑故乡而将他视为异己。这是丹尼尔在萨拉斯遇到的最大的冲突。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已然是全世界的文学最高荣耀了,那还有什么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更荣耀的呢?
答案是死亡。
艺术家在世时,作品并不为人待见;而艺术家离去,作品却仿佛一夜之间惊为天人。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在活着的同时,获得超越诺贝尔奖的另一个人生巅峰?
答案是经历死亡,然后生,然后广而告之。

此后五年,丹尼尔日复一日地推掉演讲、颁奖晚会、慈善晚宴,没有再写作。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来自阿根廷小镇萨拉斯的信件。当地政府邀请他演讲,并希望授予他杰出公民的荣誉。萨拉斯是丹尼尔的故乡,他文学作品唯一的主题。他笔下的人永远无法离开萨拉斯,而他本人在四十年前离开,将永远无法重返。

真相,只是一种诠释罢了。

无关紧要。丹尼尔回萨拉斯的真正动机是什么,在萨拉斯的遭遇是否真实,全都无关紧要。真正好的故事从来都不提供答案。好的故事应该是没有出口的迷宫,时间和空间的莫比乌斯环,而每个人最终都会停在自己想去的地方。

”作为一个名人,我缺乏最基本的东西,就是我自己的死亡“

抵达萨拉斯后,接他的汽车在去往旅馆的途中爆胎,他不得不撕下他的书点火取暖以度过寒夜。“多么讽刺,”他说,“为了生存,我焚烧自己写的书。”

”笔,纸,虚荣心。没有这三样,无法成为一个好作家“,
从这点来讲,丹尼尔的确足够虚荣。
获奖后那些接踵而至的见面会、发布会、演讲、授课,于其自身荣耀的加推有何意义?并没有。所以,拒绝了又有何妨?
丹尼尔要的,是人生的另一个巅峰。

在颁奖礼上,他声称广泛的认可和赞誉与艺术的内在价值相悖,宣布自己将不再写作,并拒绝向瑞典的皇室鞠躬致敬。他获得了不绝的掌声。他理应获得更多的掌声,因为我们总是愿意相信鲍勃·迪伦拒绝领取诺贝尔文学奖。

”死亡...死亡...一切都变得平整有序...而我的名字将会永垂不朽“
站在诺贝尔颁奖台上,眼里没有丝毫紧张与惧怕。
凡人不懂丹尼尔的野心。
《杰出公民》发布会上掀开上衣的一幕,
才真正成就了他的永恒。

这次他决定回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所以李洱在《花腔》中写:“‘真实’是一个虚幻的概念,如果用洋葱来打比方,那么‘真实’就像是洋葱的核。一层层剥下去,你什么也找不到。……我在迷雾中走得太久了。对那些无法辨明真伪的讲述,我在感到无奈的同时,也渐渐明白了这样一个事实:本书中的每个人的讲述,其实都是历史的回声。还是拿洋葱打个比方吧:洋葱的中心虽然是空的,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味道,那层层包裹起来的葱片,都有着同样的辛辣。”

下一个场景是丹尼尔的新书发布会,书名是《杰出公民》。当记者问他书中多少内容是真实,多少内容是虚构时,他回答:“这重要吗?真相并不存在。没有事实,只有解构与诠释。”在记者的追问下,他扯开衣领,展示胸口的疤痕,反问记者:“您觉得这是什么?是手术留下的,还是我骑自行车摔倒留下的,还是枪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陈别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丹尼尔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离开萨拉斯的前一天,丹尼尔遭到了暗杀。承担暗杀任务之一的,是他的旧识,他在故乡最好的朋友。中枪的丹尼尔倒在草地上,“死亡,一切都变得平整有序,我的名字将会永垂不朽。结束了。”

另一冲突则是丹尼尔自身。一只火烈鸟死在池塘中的场景在电影里出现了两次,火烈鸟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喜群居,而电影中那只火烈鸟独自死在巴塞罗那的池塘里,是对丹尼尔的隐喻。记忆终会枯竭,阔别萨拉斯四十年,一直居住在欧洲的丹尼尔无法继续写作的真正原因,恐怕是早已无从下笔。正如他某次在柏林的演讲中所说:“民主与幸福,只会造就平庸的作品。而伟大的文学作品,总是出自不公且暴力盛行的社会。”

没有答案。正如拉美文学从不提供答案,拉美文学是隐喻和平行叙事的艺术。电影中,丹尼尔屡次向博尔赫斯致敬,而我们永远不知道博尔赫斯的《南方》中,达尔曼究竟有没有到达初秋的南方,正如我们不知道科萨塔尔德《正午的岛屿》中,玛利尼究竟如何到达那座扎伊尔般的岛屿上。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杰出公民,真实是一个虚幻的概念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