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仁港的电影都一个样子,鸿门宴传奇

2019-09-18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108)

鸿门传奇看完,黎天王中规中矩,小安一贯可喜的武士形象还那么生猛,老戏骨影帝黄也恰到好处的铺垫了故事急转而下的苍凉情怀。到后面很压抑,感觉剪辑有点问题结局也拖沓了,从天下无贼到十月围城到鸿门传奇导演们都安排张涵予那么意味深长的露个面总结,这次立的无字灵位像是一场暴秦末年的“集结号”罢。
只是,在这信仰危机的年代,当季又是大冬天的,李导用那么娴熟拍武侠片的技巧来表现韩信之死的惨烈,张良逃命的凄惶,是想表现什么?跟我们添堵吗?比较投入的看完电影后,我挺郁闷的。。。
加之大气恢宏的武打场面与棋局对弈的良苦用心,打72分。

这当然不是一部严肃的历史片,只是选取了妇孺皆知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罢了,不过电影本就不是历史教科书,人家的片名也叫《鸿门宴传奇》——所谓“传奇”者,戏说之意耳。对历史故事的戏说,其实早就浸淫在中国文化的骨子里,罗贯中写《三国演义》时就是这么干的,现在看来,电影人无非是换了一种形式来继续演绎。导演李仁港之前的《见龙卸甲》《锦衣卫》都是戏说的风格,在古装的包裹下,讲的还是充满背叛、欺诈、信任和爱恋的复杂人际关系,影像风格凌厉,拍的很酷,但片中总会有多处不符合历史常识的细节,在《鸿门宴传奇》里仍然是这样。不过,反正是戏说,对这些细节也不必纠结。

看了《鸿门宴传奇》好几遍,尤其是结尾,便于和陆川的《王的盛宴》做对比。
其实,从《见龙卸甲》到这个《鸿门宴传奇》,不仅是道具,李仁港的电影基本都一模一样的,尤其是刘邦当皇帝那段,和《见龙卸甲》里刘备是一样一样的景啊。李仁港的风格就是以某一个或两个人为中心,结合历史编他们传奇的故事,类似武侠的风格,然后打仗的时候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再渲染一下不怕死的精神,就完了,我去,这是黑社会抢地盘啊。
唉,不知道香港人为什么对大陆历史的想法就是黑社会加传奇,这感觉拍的像漫画似的,虽然用电脑特效做了一些战争场面,还是没跳出漫画的感觉。最后不得不说,你以为鸿门宴传奇是在讲刘邦和项羽,其实错了,是在讲两个会下棋的谋士,他们像神一样左右了所有人的命运,不仅光彩了自己,还洗白了刘邦,总之看完你会感觉,这电影里没有一个坏蛋,没有一个孬种。而且还会认为,这不应该叫鸿门宴,应该叫鸿门棋局。

“宴”——根据字典的解释,本义是以酒饭款待宾客,或聚会在一起吃酒饭,或直接就是酒席的意思。
  “鸿门”——根据地理资料及历史记载,位于陕西省临潼县城东约5公里的鸿门堡村,由于雨水冲刷,形似鸿沟,北端出口处形似门道,故名。公元前207年,项羽在钜鹿歼灭了秦朝的主力军,率军入关后,在此宴请刘邦,史称鸿门宴。
  没错了,项羽在鸿门设宴请刘邦,史称鸿门宴。
  关于此事,《史记-项羽本纪》中有详细而精彩的记载。而且,这一大段记载不仅被认为是为我们再现了历史真实,还被认为为我们提供了高度的文学技巧典范。所以,“鸿门宴”也是我曾经的语文课。
  这次宴会对秦末农民战争及楚汉战争都产生了重要影响,被认为间接促成项羽败亡以及刘邦成功建立汉朝。后人也常用“鸿门宴”一词比喻不怀好意的宴会。
  再不怀好意的宴会,也是以宴会为名发出的邀请;再想把请来的客人给灭了,也得装模作样在动手之前走一些宴会的程序;虽然也许吃着吃着就会有血光之灾,但被打翻的杯子碟子和碗里,酒肉的香味依然会弥散开来。
  话说有一天,我把新上映的电影《鸿门宴》给看了。——其实人家应该叫《鸿门宴传奇》的,因为在很张扬的“鸿门宴”三个大字的右边,还弱弱地存在着“传奇”两个小字。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管是在片方的宣传还是在观众的眼中,“传奇”这两个小字通常都被忽略了。
  那两个小字在与不在好象不影响什么,反正片方确实是把这事当作传奇来演绎的,演绎的都有些出奇了。
  话说一开场,看到老午马骑着马领着一群小年青出场,我已经没憋着地笑了出来。这样的开场已经为整部电影定了调,就是您又在胡编了!而且是想怎么编就怎么编。历史是早就不顾了的,那才是第一阶段;现在进入了第二阶段,就是连逻辑也不要了。
  看来老刘家是出人才的,不仅能建立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王朝,而且还早于我党2200多年就建立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当然,这只是一种电影叙事的结构方式,在当年上语文课时,老师就说了,这叫“倒叙”。
  如果以流水帐形式正叙来展示当年的历史风云,其宏大、激烈、波诡云谲、动人心魄可想而之。不过,导演多半觉得这么容易做到的形式对其艺术修养是严重的侮辱;而且,一“倒叙”起来,还可以表达一些思想、情怀——这,对艺术来讲,是很重要滴。
  于是,整个观影过程我就基本没憋住地、不停地在笑,差点以为自己是在看一出笑点极多的喜剧。其实,这部戏是当正剧来拍的,而且,正得来还有些悲。
  笑到张涵予消失在了漫天风雪中时,我脸部肌肉都有些抽抽了,很佩服自己能坚持着把它看完。然后,忽然觉得不对劲——明明曾经有一场鸿门宴摆在我面前的,可是,酒呢?菜呢?
  有人请我吃饭时,一般来讲,菜是必须的,酒是重要的,菜吃好了酒喝爽了之后,米饭上不上咱是不计较的,绝对不会因为赴宴了没吃着米饭而污蔑东道是没请我“吃饭”。
  不过,看完这部名为《鸿门宴》的电影,我感觉就象有人说请我去吃饭,到场了东道只给我大讲了一通好笑或不好笑的段子后,就说宴会结束了,大家各自回家。而我,还被掏了一些饭钱。那,我会愤怒的!
  《史记》中的鸿门宴产生了一堆我们耳熟能详的成语,比如“秋毫无犯”、“劳苦功高”、“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过这些在电影里是基本看不到的。而另一个著名的成语“成王败寇”虽然不是由此而生的,用在这件事和这部电影上,都是最合适不过。
  话说2010年9月,李仁港PK掉陆川,当上了《鸿门宴传奇》的导演后,就说了:“这段楚汉相争的转折故事,历史记载寥寥数笔……”——人家司马迁的那一大段白写了?那已经是基本成型的剧本了哦,凭那一大段拿个奥斯卡最佳编剧回来也是有可能的。
  李导演还说了:“人们只知道刘邦赢了项羽输了,但故事的启发在哪里?我想走进去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个……走没走进去不论,您还真没打算去展示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您只是用了一堆大致同名的人偶,随您所欲地操纵出了一部戏,顺便,烧掉了一大笔钱。
  因为圈钱成功了,可以以王的姿态去解构历史,展示“我对《鸿门宴》的理解”——这个,其实我没意见。
  这年头,解构或重写历史成为了潮流,不否定掉一段历史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知道点历史。尤其,故事片不是纪录片,哪怕象《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样编造一段历史我都没意见。关键是,在编造故事的过程中别忘了,还有一种叫做“逻辑”的内在的东西,这既包括情节发展的逻辑,也包括结构和呼应的逻辑,重要的更有心理感受的逻辑。您要忽视了“逻辑”,那这戏就基本没法看,正剧或悲剧都会变成笑点颇多的“喜剧”。
  电影中的这场鸿门宴根本就变成了五盘围棋秀,两位粗人可以迅捷而准确地执行两大高人的术语口令,我被震惊得下巴差点儿脱臼。把隋朝的“虬髯客”概念往前提了800多年,成为了秦末的酷刑展示对象,还既没表现出忠,也没表现出义,人家也完全地把他的生死置之了度外,这个,才是悲剧。
  至于这场所谓的“鸿门宴”抠门到一杯小酒、一碟小菜都没上过,至于受过胯下之辱的韩信居然成了武林高手,至于张良居然还轻松地来过一段“无间道”,至于项羽英雄救美时刘邦居然也在场,至于江湖传颂的“乌江自刎”居然是那么个场面,至于装着著名的“金镶玉”的那个盒子充满了未来的科技感……这些,我都没意见,以“成王败寇”的强悍,成功圈钱后您可以编的。问题还是,逻辑!混乱的、随心所欲的逻辑是不行的。
  至于刘亦菲扮出来的那个叫“虞姬”的东西,整个儿就不值一提,那就是用了一个不合适的演员去演了一个设置得很糟糕的角色。
  从之前的《战国》和《关云长》,到现在接连冒出来的《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和《鸿门宴传奇》来看,我国的以历史为名的古装“大片”的“烂”是没有底线的,比连着几个大跌之后的股市要可怕得多。
  陆川导演被PK掉了之后,被迫把同题材的电影改名叫了《王的盛宴》——一听之下我就联想起了那部韩国电影《王的男人》,反正怎么听都有些日韩风了。陆川导演,您又会怎么去摆这场宴呢?
  刚看宣传,说电影《鸿门宴传奇》还已经获奖连连了,分别是:2011年11月获得东方卫视最佳影片称号,11月23日在豆瓣网获得最高人气支持剧集,11月24日在母婴购物分享社区果果街获得每月妈妈们最爱影片奖。——看到这三项大奖,我又没憋住地把自己的脸笑抽了。我都觉得自己确实是一脸的坏笑。

香港导演驾驭历史题材似乎总有些力不从心,拍着拍着格局就小了,波云诡谲的政治、军事博弈,总给人以黑帮社团争斗的感觉——之前那部《关云长》就是这样,现在看来,《鸿门宴传奇》同样是这种感觉。

《鸿门宴传奇》是一部标准的“和尚戏”,若不是要表现项羽和虞姬的那段千古绝恋,跟女演员压根就没关系。于是乎,在李仁港的导筒下,一群老爷们大展权谋,开始了深入灵魂的人性厮杀。刘邦集团的针尖对上项羽集团的麦芒,构成了标准的双雄对决模式。而刘邦背后的张良、项羽身后的范增,成了刘项争霸的实际策划者和组织者,在这两人的运筹下,刘、项两人自己倒成了命运的棋子。鸿门宴的戏份,其实在影片中已经淡化了,又下棋又打架的,反正就不吃饭。一场鸿门宴,被李仁港生生变成了“鸿门弈”。

这场“鸿门弈”还是比较精彩的,一边下棋一边杀人,刘邦看起来被打得落花流水,末了却发现项羽被张良将计就计,搞成了无间道;等到霸王别了姬,范增嗝了屁,刘邦又被范增留下的锦囊搅得心绪不宁,疑神疑鬼、诛杀功臣,最终孤独终老,在惶恐不安中度过了帝王的一生。全片采用了倒叙的结构,张良作为“鸿门弈”的见证人讲述了刘项二人的生死沉浮,看得出来,导演在剧情和人物设计上还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前史和“鸿门弈”之后的连环计谋都颇具匠心,刘邦的阴险狡诈、项羽的有勇无谋、樊哙的粗鄙耿直、张良和范增的老谋深算,基本也都符合历史人物的既定形象。刘邦最后所立的无字碑,匠心独运的展现出了这位开国帝王的内心忏悔。对于韩信点兵、十面埋伏、四面楚歌这些典故,影片也都有所表现。当然,四面楚歌最后成为大白天的行军进行曲,还是有点雷人——必须指出,整部影片的配乐实在不敢恭维,一会民族,一会电子,一会人声,一会采样,混搭得不伦不类,主旋律也没有突出,大大削弱了视听表现力。

鸿门宴故事,乃是帝王之术的集中体现,兔死狗烹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项羽覆亡,主要原因在其头脑发热、儿女情长、用人多疑;刘邦建立基业,最终目标必是刘汉家天下的千秋万代,杀几个功臣,真的不值一提。最后樊哙的质问和刘邦的回答,却完全表现为建立在哥们义气基础上的江湖关系,什么“打完胜仗回家喝酒”,这根本不是开国皇帝,而是流寇土匪。真要讲权谋,那就得把一个个政治家、军事家的形象鲜活的还原在银幕上,可惜《鸿门宴传奇》根本做不到,全片看下来,也就是几个穿着古装的黑社会在争地盘,一场鸿门宴,也无非是两个黑帮社团之间的谈判而已。

一个传奇历史故事,终究被打造成了一部黑帮片。

(刊载于《东方早报》2011年12月2日B10版)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李仁港的电影都一个样子,鸿门宴传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