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武没侠,中的男人

2019-09-07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73)

    当年痴迷武侠,曾经暗自思忖过一个问题:侠客们的银子从哪儿来?见过开馆授徒的,走马护镖的,傍款爷儿的,更多的却是飘零浪荡子,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白花花的千金散尽还复来,生计无愁、江湖快哉!

武侠片是中国馈赠给世界影坛最为独特的礼物,没有哪种电影类型能像武侠片一样,既将电影的运动特性发挥到极致,又饱含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还浸透着中国影人的无限智慧。刀光剑影,侠骨柔情,在银幕上幻化出一幕幕人间悲喜剧,陪伴我们走入江湖,走过岁月。
在群星璀璨的武侠片长廊中,由叶伟信执导、甄子丹、洪金宝主演的《叶问2:宗师传奇》以2.3亿荣膺今年上半年国产电影票房冠军,在充分显示了观众厚爱的同时,也隐隐展现出成为经典的潜质:它会像“黄飞鸿”“方世玉”系列那样成为香港武侠片的代表作吗?武侠电影要想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又能从中学到什么?为了回答这类问题,需要把《叶问2》放在香港武侠电影类型的发展谱系中去探讨,通过类型电影的范式研究,我们才能发掘出《叶问2》对于武侠电影的突破和创新,从而提炼出其中可供借鉴的制作经验。

影院放的时候没有来得及看,下面这篇评论很冷静,不仅仅是影评。强力推荐!

好久没写日志了,也好久没在电影院看过中国大片了,这次看了武侠,有几点观感:

    也难怪,华罗庚先生早就说过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既是童话,自然不用去管吃喝拉撒睡。于是一年半前,当叶问携裹着尘世的烟火气驾临,为揭不开锅而手足无措,立时在大侠林立的银幕上显得殊而不群。较之以往,《叶问》是一部相当接近生活常态的功夫片,其所呈现出来的日常质感和伦理意味在既往的功夫类型影片中极为罕见。此番二度出马,叶伟信甄子丹洪金宝等一干原班人马将上集的优点通盘继承且进一步发扬光大,这种算计精准且持之以恒的努力,无疑拓宽了武侠类型的适应面,使一种幻想型文体具备了某些写实的况味。

名人堂的新侠客
很多年以后,当人们回忆起世纪之交的中国武侠片时,可能会无不遗憾地感慨银幕英雄的谢幕与断档:看看身价最高的李连杰,在好莱坞打拼了十几年之后,虽然成功地将自己的片酬定格在八位数(美元)以上,却也在国际电影市场的熏染下逐渐模糊了自己的面目,提起李连杰,你会想到齐天大圣吗?剑客“无名”?霍元甲?好像都不会,你想起的还是觉远小和尚、黄飞鸿和张三丰。成龙呢?此时正经历着从大哥到大爷的转变过程,所谓岁月不饶人,在《新警察故事》中首次以“流泪下跪”示弱服老之后,又勉强在《功夫之王》中装模作样比划了一场,再后来在《功夫梦》中就只能指点指点小史密斯、顺带教训下北京胡同的中学生了——“功夫”对他而言,可能只有在“梦”中去回味了。
同时代其他人和他俩相比,总感觉就差了点档次:在《杀破狼》之前,洪金宝的外型敦厚可爱有余,英雄气却略显不足;甄子丹不可谓不努力,却总感觉气质偏阴柔,缺了些剽悍的霸气;熊欣欣演绎的鬼脚七太过精彩,却也将自己牢牢定格在钻石配角的位置上;吴京?那个哭起来像在笑的小孩儿?他才刚上路呢。
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饰演叶问的甄子丹仿佛终于寻觅到自己的灵魂,一出场便显出了别样的风采:在影坛的多年混迹磨圆了他冷酷的棱角,同时也把他的些许阴柔恰如其分地酝酿成儒雅;说起话来轻言细语,帮老婆提水,帮三姑晒衣服,完全是个居家好男人,哪像以前银幕上那些不拘小节的豪杰?刚收的徒弟要敬茶,他还有些局促地强笑着说“先交学费、先交学费”,透出为世俗所累的辛酸与些许尴尬。生活的压力让他委曲求全,可遇到武术上的挑衅时,他却总是先微微一笑,像极了叶问本人在生前黑白照片中的那份淡然。这一人物形象突破了以往武侠片中对于英雄的神话式描绘,将叶问还原为一位在尘世挣扎的凡人:他需要开馆授徒挣钱、没钱交房租时连房东叫门都不敢答应、打完架也要被关押起来只能求朋友借钱保释——武侠片中哪有这样的大侠?
当然,就个人品性而言,叶问之所以能称得上英雄,除了谦和低调的处世风度之外,还有内心深处耿介坚韧的阳刚之气,叶问说话的语速不快,更显出一字一句的斩钉截铁。为了表现这一点,导演在电影中处理叶问的戏份时,往往能沉得住气,镜头稳稳地对着他,这种隐忍不发的“长镜头”使影片充满了内在张力,例如当洪拳弟子上门来说已经扣住弟子黄粱让他去赎人时,叶问一袭长衫,静坐在独凳上,缓缓地咽下一口茶,点燃烟,轻轻吸了一口,一言不发,画面静得有几分可怕,也营造出叶问“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强大气场。
除了叶问之外,洪金宝所饰演的洪震南也令人耳目一新:目含精光的肿眼泡,腰背永远挺得笔直,毫不忌讳显得更加前突的大肚子。当年纪大到无法继续早期“武打谐星”的路线之后,这个被称为身手最敏捷的胖子反而焕发了第二春:从《杀破狼》到《叶问2》,他所扮演的角色和他的现实地位形成了一种奇妙的“互文”,最本色的演出还隐隐探到了几分“人戏不分”的自由境界——不论在银幕内外,在江湖上摔打多年的洪金宝俨然已成一代宗师,原来那个总是和师弟成龙嘻嘻哈哈的大胖子不苟言笑起来,也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而在这种威严中,洪金宝还赋予了角色更深层次的内涵,那就是一个男人对家庭的怜爱和对事业的担当:不论《杀破狼》中的王宝,还是《叶问2》中的洪震南,都是既要顾家,又要照护底下一帮小兄弟的顶梁柱角色:一家大小要吃饭,徒弟被人打了要出头,行业规矩要维持,还不能让洋人侮辱中国武术,这责任一多,人就无法潇洒,只能硬扛,左右支绌间,生生困杀了一条汉子,难怪他紧锁的眉头很少舒展。
正是在这一意义上,叶问与洪震南的出现,为武侠电影的名人堂又增加了新的英雄类型:叶问的儒雅谦和又不失硬朗,洪震南的忍辱负重却无比刚烈,两个人都有着家庭的眷念、对徒弟的爱护和对中华武术的尊敬。对这些社会关系的看重,一方面使得他们无法像以前那些天马行空的大侠一样游离于整个世俗体系之外快意恩仇,另一方面却也以对责任感的强调为他们增加了不少人格魅力。这种人物塑造体现出导演更为主流、现代的武侠片价值观:不再是在虚构的武林中简单地行侠仗义,而是开始观照到人物所属的世俗社会关系的存在,特别是对于武侠英雄与其家庭关系的强调,更显出其符合人类普适价值的一面,导演叶伟信在接受采访也表示,自己不论拍什么,“都是讲家庭” 。

《叶问2》,无助的漫骂与得意的掌声

1. 陈可辛的电影一直以来的制作态度都是很有诚意,无论是从小成本到大制作。评论说,武侠仍可以看出陈可辛想带领武侠片走入一个新领域,打破武侠片旧有格局的诚意。不过嘛,也许武侠片这种格局仍然有其固定模式,如果上述是陈可辛的理解的话,影片的前三分之一,片子是让人感受到了他所要表达的这个新的领域(可惜这个领域在之前公布的8分钟预告片里面已经露了98%了,如果没有看过预告片的人在观影前不要去看了,这样会给观影过程带来更多趣味),但是我个人却觉得这个其实不算一个新的领域,只能说为这种类型片注入了一种新的形式或新的元素。可是在三分之一以后,片子又走回了武侠片固定的老路子,基本上看了个头就能猜到结尾,同时也许由于有了王羽的加入,使片子的后半部或者说后面70%变成了向邵氏电影致敬。

    叶问初到港埠,就像是初涉职场的大学生,寻不着缺儿,便走上自主创业的道路。朋友帮忙找了块闲置的天台,好歹有了办公场所,开始招生收徒。一般初始阶段都有些放不下身段,不懂得吆喝、更不会忽悠,坐等生意上门,自然应者寥寥。好在叶问的专业底子尚佳,酒香终于传出了深巷子,当世高手暂时可以不为老婆的菜金犯愁了。

太太团:还原女性的本真
要在武侠片中讲家庭,各位英雄的太太是必不可少的。在《叶问2》中,几位主要的英雄都是恋家的:叶问对太太的呵护与眷念自不必言,外表粗厉的洪震南在跟家人相处时也显得格外慈爱,他与叶问在家里的遭遇战更是止于太太带着小孩的出现;曾经桀骜不驯的金三找把自己的浪子回头归功于找了个好老婆,还劝叶问让血气方刚的徒弟黄粱也去如法炮制……所有这些人物情节设计,无不在叙事上体现出一种尊重女性的普适价值观,这在以前的武侠片中很少见的。
在过去的武侠片中,女性角色不外乎两种:被拯救的对象和被异化的英雄,前者凸显的是女性惹人怜爱的柔弱特征,在男权至上的武侠片中,这一类女性往往成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对象,需要男性英雄在消灭恶势力的同时也完成对女性角色的拯救,女性的叙事功能也就定格为男性英雄爆发的驱动力和最后圆满胜利的构成元素;而后者则是以男性英雄的标准来塑造女性,让女性来承担暴力终结者的角色,这实际上也是对女性的扭曲和对男权社会的迎合,在这类影片中,那些女英雄只是以一种奇观式的暴力展现来满足叙事的需要,只可能让人觉得可敬却难以让人觉得可以亲近,这也就丧失了女性最本真的面目。
其实,电影中女性的可爱与伟大,并不在于她为男权社会提供了情色意味的凝视对象,也不在于她挑战男权社会的勇气与实力,而在于她的母性光辉,她是组成家庭所必不可少的元素,是男性所不可替代的,正是在这一点上,男女平等才成为可能。特别是在中国传统的伦理体系中,没有女性,便没有家。在《叶问2》中,导演正是以还原女性真实面目的做法,体现出对女性的尊重与喜爱,这种不偏不倚的女性形象塑造,正是以前武侠片中所缺少的。
《叶问2》中的女性虽然不是叙事意义上的主角,但是她们已经不再是过去很多武侠片中模式化的“尤物”或“反男权的符号”,而是象征着组成家庭的必要元素,也是英雄主角心中真正的牵挂——在《叶问1》中,甄子丹就大大方方地摆明了自己的立场: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在第二部中,叶问一打完拳赛,就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与老婆团聚;更有意思的是,金三找在通过收音机听到叶问取胜后,第一个反应就是一把拉过老婆抱了起来。正因为有了这种真实情感的铺垫,影片中英雄主人公的所有行为都有了一个合理的动力,他们想实现的,只是想为了让家人安安稳稳地过上好日子而已。

 韩淑波

2.个人观影下来,感觉武侠是个格局很大的名字,但是整个片子的格局其实很小,杀手,坏人集团,家庭,村庄,这些元素很多武侠片里面都用尽了,陈可辛大概是想让侠客从天上踩到地下,所以人物塑造都很平民化,可是这样的侠客塑造徐克在七剑里面就用过了,个人认为比武侠高了至少一个层次,而众多人物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展开故事,徐克的新龙门客栈也比武侠高出了至少一个层次(龙门客栈的空间是沙漠里的客栈,武侠就是个小村庄),剥开武侠这层外衣,其实这个片子就是个换了时代背景的警匪片而已,尤其观影后再回味里面的配乐,更加强了这种感觉,但是配乐确实做的不错(片尾曲除外,那个片尾曲感觉够雷的)。

    正当要步入事业的上升期,职场菜鸟危机公关能力不足的缺陷便暴露出来。行业的盘子就那么大,同业竞争又那么激烈,想在市面上混,哪有不去拜望同行前辈的道理。徒弟惹出事端,引出业内公认的大佬洪震南,那不怒自危的神情,资历可见一斑。洪震南不是浪得虚名,更非顽固不化,相反对这个业务出众的后辈表现出难得的大度和惜才之情,换成别人早贴上去了,偏偏我们的叶问年轻气盛不信这个邪,非要自谋出一片天地。在职场上出现这种情形通常会有两种走向,一是死得很惨,二是迅速上位。类型片的惯例决定了第一种情形出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么叶问升职记便成为影片后半段人人尽可猜到的重点。

身份确认的暴力叙事
作为类型片的武侠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暴力美学的追求——如何将武打动作中的可看性上升到美学的高度,并在这一过程中完成影片的叙事,一直以来都是考验导演水准的重要依据。在过去武侠片的暴力叙事逻辑中,安分守己者永远都会被外来的恶势力侵犯,主人公也需要在以暴抗暴中完成英雄化的过程,“忍”甚至成为被嘲笑和调侃的对象(还记得“方世玉”系列电影中的“忍”吗?),吴思先生在《血酬定律》中提出的“拥有最强暴力者夺得最大利益”在武侠片中被淋漓尽致地再现——任何武侠片的高潮必然是英雄用掺杂着各类正面因素(如友情、亲情、爱国主义)的暴力行为对反面人物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消灭,最终以暴制暴,完成对正义的救赎和对暴力的消解。
其实,从叙事角度说,武侠片的实质就是通过人物和情节的设置将暴力融入到故事中的话语实践,呈现的是暴力,最终要消灭的也是暴力。学者贾磊磊曾指出,中国武侠电影在叙事方面的成功经验就在于通过四种策略实现了暴力的消解,分别是暴力的神圣化、暴力的伦理化、暴力的喜剧化和暴力的舞蹈化 。在《叶问2》中,导演则探索出另一种叙事策略,那就是将暴力呈现为主人公确认自己身份过程中的叙事要素,亦即主人公叶问是通过一场场的打斗,逐步深入感受和确认了自己的身份。
《叶问2》的副标题是“宗师传奇”,其情节主线就是主人公叶问在香港成长为宗师的一段经历,这段经历可以看作是他通过暴力来确认自己身份的过程:最开始的一场打斗是在黄粱等人试探他的身手,结果叶问稍露峥嵘就降服了他们,这其实是叶问对自我能力的最初确认,打斗的胜利也使他更加有信心以武馆师傅的身份继续下去;第二个暴力场景是去鱼档救徒的时候,在这场打斗中,叶问以一敌百,没让众多对手占到什么便宜,使其对自己的武力有了进一步认识,也得以通过与对手的博弈,来进一步确认自己的武师身份;第三场打斗则是香港武术行会的入行比武,叶问以咏春派传人的身份击退了猴拳和八卦掌的两位师傅,又与洪拳掌门人洪震南战平,实际上完成的是对自身门派的确认,这时他的身份也得到了其他门派的承认——香港武术行会首领洪震南郑重地抱拳叫了一声“叶师傅”,极具仪式意味。
最后一场打斗的暴力叙事最为充分,此时的叶问是代表着中国武术家,去迎战狂妄自大的英国拳手。尽管在这场打斗中,由于双方都被脸谱化而早已失去了胜负悬念,但其叙事功能却得到了很好的实现——叶问完成了对自己身份的终极确认,那就是中国的武术家。套句俗语,“他继承了中国武术家击败西洋拳师的光荣传统,霍元甲、陈真、李小龙、洪震南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就这样,叶问通过一场场的暴力搏斗,不断地对自己的身份进行着新的确认:从开武馆的拳师,到咏春派传人,再到中国武术家,宗师传奇至此终于得以完成。

   《叶问2》,昨晚刚刚看完。在影院观众自发的掌声中走出影院。只所以急于提笔,是因为目前中国的电影产品较难打动观众的内心,然而,《叶问》除外。如果浮想联翩,追根溯源,那也是当今电影产业题材缺乏,一直靠翻拍历史上的那点事儿和粗俗商业炒作的规律性暗喻。

3.武是做到了,看评论说这是甄子丹继叶问以来最好的动作演出,其实我个人感觉不是。首先叶问的武指是洪金宝不是子丹兄,以甄子丹做指导的片子为例,时间长的有导火线,龙虎门,时间近的有精武风云,里面的打斗都比武侠来得精彩,如果说里面的房顶跑酷是一大亮点,个人觉得满足程度还不如十月围城里的跑酷。

    促成两代精英的和解与行业领袖的更替有两个因素:一是内因:在接下来的较量与博弈中二人惊喜地发现,他们对于家庭都有着难以舍弃的情感,更增其惺惺相惜,最终还是前辈度量大,主动放低姿态,请叶问去看拳赛;二是外因:面对嚣张的西洋拳王龙卷风,终于国货当自强,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叶问帮助洪震南完成遗志,其行业合法继承人的地位也一朝奠定……

综上所述,叶伟信执导的《叶问2》最值得称道之处主要有三点:甄子丹和洪金宝塑造的新武侠形象填补了李连杰和成龙老去后的空白;对女性角色的尊重弘扬了以“家”为根本的主流价值观;将暴力叙事合理地镶嵌在主人公的身份确认过程中,使全片的武戏和文戏水乳交融,浑然一体。当然,本文的分析都是建立在类型研究的框架之内,我们无需也无法用艺术电影的标准来衡量《叶问2》的品质,但是,笔者相信对于商业片的类型探讨仍然是有价值和意义的,因为这无疑会为商业片的制作提供可借鉴的经验,有助于生产出更成功的商业电影出来,而一国的电影产业必然是以商业片为主流才能获得健康发展,而只有在整个行业欣欣向荣之时,艺术片和其它片种才会有更大的探索空间。(个人原创,欢迎交流q271201295)

    笔者在看这部片子的过程中,被一次怒骂及一阵掌声曾打乱过思绪。就《叶问2》影片本身而言,觉得这是一部较成功的商业影片,因为,他挑逗了在场观众的爱国情绪。

4.如果片名不是叫武侠,而是改成别的(没想到改成啥),我感觉会更贴近片子所要表达的意思。尽量客观来说(因为写影评其实还是个人的主观看法),片子有武,武戏也也不差(只是不够精彩),但是体会不到侠,陈可辛还是在表达他所理解的一种世界观和价值观。个人理解的武侠片,武是影片的表达形式,侠是影片的灵魂,而且武侠的内容通常都是牺牲自己福泽众生,主角想到的通常都是别人的,如黄飞鸿里的家国大义,卧虎藏龙里面李慕白的大爱,笑傲江湖系列里面为江湖除害,金庸武侠小说,大到为国为江湖,小到为手下的人。但是通观武侠全片,实际上要讲的还是一种自我救赎,格局还是放在了个人身上(其实邵氏的电影很多也是这样,但是人家把那种类型更多的是称为功夫片,而不是武侠片),主角为的也只是自己的生活质量而已。因此个人感觉其实这个片子的类型应该归属于功夫片而不是武侠片,因为里面没有让人感觉到侠。我感觉在没看电影之前,电影的名字对于观众来说是很重要的,观众通过电影名字就会把一部电影先在心里定下个基调,然后带着个基调去看电影,比如说独臂刀,一看就是功夫片,如果观众一进场看到叫独臂刀这名字的电影竟然是部爱情片(例如,一个风流的独臂刀客寻找真爱的故事),那种观影后的效果可想而知。可惜,我觉得武侠犯了这个错误,因为片子讲的是一个自我救赎的故事,而不是一个侠的江湖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套上这样一个名字,然后仍以武侠片的名义来做营销,结果看完后发现是一部功夫片,这种心理落差,就会为一部电影降了档次,这个和电影质量无关,而是和观众的心理满足程度有关,如果以功夫片的类型来看的话,武侠算是一部质量中上的功夫片。

    从《叶问》到《叶问2》,传达着一个一以贯之的道理:侠,不是一个职业!在第一集里,叶问基本是个富二代,一个很能打的宅男,家道中落去做苦力,还谈不上什么职业设计。第二集中,他终于开始将教授咏春作为赖以谋生的活计。据说影片在大学生电影节放映的过程中收获了不下15次的掌声,如此的频密程度定然有着某些心理层面的缘由。一部讲述半个多世纪前侠者故事的影片,在八零后九零后的主体观众中获得现实共鸣,借叶问的职场遭遇抒发一下对生存不易的忧虑和对谋求自身发展的期许,当不属是妄自猜度。再加上影片出众的类型片质素,让观众的情绪附着于精彩的动作比拼之上,真正做到了赏心而悦目。

    怒骂源于影片中的叶问与洪拳宗师洪震南的比武未分胜负,叶问由此拒绝向洪缴纳会费,但叶问却不知道这是为了打点洋人,后来洪震南给了叶问几张西洋拳赛的门票,洋人的嚣张看不起中国武术,接着一再打伤在台上表演的拳师,终于激怒了洪震南及叶问。洪震南站出来与洋人就地比武,主张“为生活我可以忍,但侮辱中国武术就不行”的洪震南以至于惨死而去的故事情节。也许是影院的音响效果太好,洋人的每一拳对洪而言都击如沉雷,随着洪在无语中倒下这一幕的出现,全场的观众愤怒了,开始大声的怒骂,这一次怒骂,把我从情节的思绪中拽回现实。

5.片子还是出现了笑场,这几年,其实有很多影片有这种情况,刻意想搞笑的并不搞笑,想要表达严肃主题的,却因为表达方式的不当导致了笑场。比如,十面埋伏最后,子怡不死引起了笑场,但是电影却是想表达悲情,说实话这片子的故事我觉得还不错,只不过一些表达方式出了岔子,从而破坏了影片质量,影片的基调,导演和编剧的本意就这样浪费了。武侠也是,个人觉得有几点,一个是唱山歌的部分,一个是最后的结局,其实陈可辛想表达一种价值观还有他的宿命观,可是太突兀了,这种表达脱出了片子的基调,把观众带出戏了,结果这些本应严肃的命题就这么轻飘飘的飞走了,可惜可惜。不过武侠里面这种感觉不多就是了,该幽默的地方,其实也还蛮幽默的。

来源:() - 《叶问2》,无助的漫骂与得意的掌声_韩淑波_新浪博客
    我一直在思考观众的怒骂发泄源于哪里,是因为西洋人太强,洪震南打不过西洋人,而触动了在座观众的集体人格?还是因为洪震南这种“为生活我可以忍,但侮辱中国武术就不行”的尚武主张的倒下而愤怒?还是因为一个独立的个人与一个有组织的英国政权的对抗的失衡而怒骂?无论如何,我觉得这是一种好现象,最起码比麻木不仁要进步百倍。其实,我个人觉得,这次比赛,本身就是二个不对等的主体在参赛,一个是洪震南/叶问,一个是具有政府组织后盾的西洋拳王。在一场力量不匹配的比赛上,个人行为与组织行为,显然是无法放在一个层面上来讨论。在一个殖民地的时代,民族尊严的获得前提是以生命为代价。我们这个民族尊严的获得,在近代史中,总是以生命为代价,除此之外,我们没有选择吗?如今,我们继续维护民族尊严的力量在是哪里?我们的方式是什么?与改革开放及社会发展同时而生的新鲜感和自信心,已开始对过去社会蔑视,对过去的约束与思想无法容忍;是对过去的经验教训的不屑一顾,当然,这种信心也在无形中被摧毁。2010年4月24日报道,中国驻休斯敦副总领事被打一案,跟洪震南被打有本质上的区别吗?中国政府继续要求美方追究当事人责任,就好像一个人被富人家的一条狗咬了,这个人一直向那个富人说要追究他养的那条狗的责任一样。富人会说,这条狗错了,他不该咬你,我已经不让再看门了。三名警察是代表着谁向中国政府挑衅?如果不能在怒骂的情绪里静下心来寻找到对策及解决方案,这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在无休止的表达不满、强烈不满、愤慨、严重关注失效的时侯,未来会成为一种常态。而公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漫骂及摇旗呐喊。

6.片子出现了BUG(含有微量剧透),片子开始用微观武侠,医学武侠等解释了一堆,就是尽量让武侠做到科学,可是到最后竟然变成了张彻那种斧头插肚子肠子流出来还能砍死N人的桥段,那就是子丹兄断臂后,竟然只要用块破布包扎一下,也不用休息就能和最终的大BOSS单挑了(要知道,在子丹断臂及和BOSS单挑的这个时间段,子丹经历了走路回家的运动,饭桌前情绪极度波动的心理运动,这些事情应该会使人更虚弱而不是增加战斗力吧),而且人很清醒,一点不晕,打的还挺猛,那之前做的那些科学性的科普咋办?实在矛盾。

    掌声源于影片中叶问以极快的拳[本人不精通武术,无法用术语表达]把西洋拳王打倒在地,嘴里吐着大口的血,所有的中国人和洋人站起来为他鼓掌,影院的观众也鼓掌而将影片的结束推向了高潮,洪的死让叶问觉得自己该担起这个责任,不能让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人民遭到如此侮辱,终于他战胜了西洋拳王!就笔者个人情绪而言,针对这个结局,可以满足内心的虚荣尊严。这个情节假就假在,洋人站起来与你一起鼓掌,分享你成功的喜悦。我们总是自我感觉非常良好,1840年欧州瓜分大清,1894年日本掠夺中国,全国人民穷的穿不上裤子,到今天为止,我们通过电影艺术满足着我们的假想梦,我无法描述这是一种失意的掌声,还是得意的掌声?如果是得意,切记不可忘形。如果是失意,应该要激起全民力量。洋人的文化体系与中国人的文化体系是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当相交时,一定是食肉动物对食草动物的侵略,我们不能踏着历史的巨轮沉浸于自我感觉良好的想像。

7.片子的丰满程度不够。子丹想要重新做人的原因没有交代清楚,就交代了之前是怎样一个人,之后怎样一个人,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转变,实在找不到让人信服的依据和解释,可惜了。

    笔者坚决主张洪震南及叶问的这种尚武精神。我觉得我们现在缺的不是GDP的最大化,当GDP越大,老百姓会觉得越穷,生活的压力越大,幸福的指数越小,没有尚武精神的GDP跟一头肥猪没有什么区别,反而可能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前段时间的《阿凡达》这部影片,借用戴旭先生的话说是虚拟技术的杰作,但并非虚构国际政治现实。随后与《阿凡达》同台竞技的《孔子》依然追怀历史,关注眼前这一惯性思维有着明显的差距。这种差距有多大呢?就是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博斗的差距。中国超女于丹号称掀起了海内外民众学习经典的热潮,《于丹 <论语> 心得》自上市起一年内国内便售出400余万册,老是围着孔先生生活的琐琐碎碎夸夸其谈,“文武之道,一张一驰”的主张却在弱化中失去了精神。让我们理智的对待掌声吧!

武侠(片名),只有武没有侠,其实就是部功夫片而已,多一点,加入了一个科学悬疑元素的功夫片,往现代了说,其实就是民国时期的警匪黑帮片。

    现代荒诞意识本来是西方理性崩溃与信仰失落的产物,但新时期中国后现代特征电影或者电视也在集中展示。我们不要把赵本山《捐款》中经典的台词‘美国人那么牛,不也到中国借钱来了’当成一种光荣,更不要感觉极其良好,因为,美国人借钱向来是不会还的,要急了一定会翻脸。叶问在一个被殖民的无序社会,为了尊严的这种尚武精神,“文武之道,一张一驰”这种大智,在当今社会应该是我们最缺的资源。

    别在无助时漫骂,也不要在得意时一直鼓掌!

来源:() - 《叶问2》,无助的漫骂与得意的掌声_韩淑波_新浪博客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武没侠,中的男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