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有欲,编剧申捷

2019-11-29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133)

93年未删减版《白鹿原》小说封面

史诗大戏《白鹿原》在江苏卫视播出了近30集,编剧申捷在原作基础上放飞自我的改编也引发热议。改编《白鹿原》当然是吃力不讨好的,这也是一开始很多编剧拒绝参与的原因。日前,本报记者对话编剧申捷。

文/屹耳

对于长篇小说《白鹿原》,有人认为是一部黄书,有人认为是一部淫书,有人甚至认为是一部现代版的《金瓶梅》。对这些看法,我都不太认同。

中国娱乐网讯 在这本书出版的那个1993年夏天,中国的各个书店和书摊上流行着一种别样的风气,黄色书刊遍地珠玑,淫秽杂志琳琅满目,都预示着这个国家的精神解放业已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那些愤世嫉俗的小说家终于提起了锋芒之笔,写下了诸多色情的文字,譬如王小波、梁晓声、贾平凹等诸多知名作家的文本,亦是翻不到十页就充斥了无比露骨的描写。陈忠实的《白鹿原》在这个时代出现,必然摆脱不了这种黄的风貌,书中对床第细节的描述差不多近乎极限,而且密密麻麻毫无节制,令男人读了血脉喷张,女人读了满脸火辣。传说中的金瓶梅也就差不多这种境界,可见黄是时代的通病,你用世俗文化压抑的越久,它就以十倍的力气来挣脱传统的枷锁。

跪着改不好《白鹿原》

图片 1

诚然,作家陈忠实在《白鹿原》这部长篇小说中,有多处对女人乳房和性爱情景的描写。据粗略统计,描写女人乳房的,譬如就有仙草的、田小娥的、白孝文媳妇的、白灵的、魏老太太的、高玉凤的等20多处。描写性爱情景的,譬如就有黑娃与田小娥的、白孝文与媳妇的、鹿子霖与田小娥的、白孝文与田小娥的、鹿兆鹏与白灵的、黑娃与高玉凤的等10多处。而这些对女人乳房和性爱情景的描写,完全是出于小说情节发展的需要,且对于一部长达50万字的小说来说,也只能算是调味品而已,作家主观上并没有放纵自己的想象和笔墨,过多过甚地加以描写和渲染。陈忠实在这部小说中真正要写的就只有“耕读传家”这一主题思想,或者可以说,“耕读传家”是《白鹿原》之魂。

然而色情不等以糟粕,淫秽亦不同于低俗,多年后人们敢为《金瓶梅》平反,便是注目到色情背后的另有深意。《白鹿原》曾被批判,被禁版,被责令修改,却无人能苛责它骨子里的时代概念,那是一幅壮阔燎原的时代风景图,虽然只是一地之变迁,却有形形色色的众生粉墨登场。他们带着那个时代毛孔里的赃物:固执、贪婪、淫邪、恶毒成全了那个集体性的悲剧。而色情则是书写丑恶的锐利途经,被压抑下的人性难以久久释放,便会产生畸形和变态的恶果,田小娥是怎么一步一步走上淫妇的道路,却是人性所迫、时代所逼,没有哪个女人甘心以淫贱示人,即便是茹毛饮血时的原始社会。

申捷的改编成功与否,原作者陈忠实的肯定可以算是一种背书。为何会改编为如此模样?申捷透露忠实先生给他讲述了很多书中没有展开说的细节、背景和故事。在原著中除了有只身退清兵的神勇,作为白嘉轩的精神引路人,“朱先生”将“耕读传家”的传统儒家理念贯彻一生。在对待国共两党,甚至土匪、田小娥等问题上,他也潜在地影响了白嘉轩,这在剧中都得到了更多呈现。事实上,在目前观众的反馈中,“朱先生太神了”也弥补了电影版《白鹿原》中删光朱先生戏份的遗憾。

电影《白鹿原》

陈忠实在《白鹿原》创作手记中说,自己是在中篇小说《蓝袍先生》的写作时,引发出《白鹿原》这部长篇小说的创作欲念的。他写道:“这部后来写到八万字的小说是我用心着意颇为得意的一次探索。是写一个人的悲喜命运的。在小说主要人物蓝袍先生出台亮相的千把字序幕之后,我的笔刚刚触及他生存的古老的南原,尤其是当笔尖撞开徐家镂刻着‘耕读传家’的青砖门楼下的两扇黑漆木门的时候,我的心里瞬间发生了一阵惊悚的颤栗,那是一方幽深难透的宅第。也就在这一瞬,我的生活记忆的门板也同时打开,连自己都惊讶有这样丰厚的尚未触摸过的库存。徐家砖门楼里的宅院,和我陈旧而又生动的记忆若叠若离。我那时就顿生遗憾,构思里已成雏形的蓝袍先生,基本用不上这个宅第和我记忆仓库里的大多数存货,需得一部较大规模的小说充分展示这个青砖门楼里几代人的生活故事……长篇小说创作的欲念,竟然是在这种不经意的状态下发生了。”可见,“耕读传家”这四个字既是徐家镂这方宅第的门面招牌,又是《白鹿原》的创作灵感。小说在白嘉轩彻底改造祖传的老式房屋时写道:“整个门楼只保留了原先的一件东西,就是刻着‘耕读传家’四字的玉石匾额。”小说在第十章中又写道:“当晚,白嘉轩手执蜡烛,把两个儿子领到门楼下,秉烛照亮了镌刻在门楼上的四个大字‘耕读传家’,又引着他们回到院庭,再次重温刻在两根明柱上的对联:耕织传家久,经书济世长。”当得知白嘉轩和鹿子霖兴办学堂的事情后,小说中堪称圣贤的朱先生随即当面给予了高度的赞扬:“你们翻修祠堂是善事,可那仅仅是个小小的善事;你们兴办学堂才是大善事,无量功德的大善事。祖宗该敬该祭,不敬不祭是为不孝;敬了祭了也仅只尽了一份孝心,兴办学堂才是万代子孙的大事;往后的世事靠活人不靠死人呀!靠那些还在吃奶的学步的穿烂裆裤的娃儿,得教他们识字念书晓以礼义,不定那里头有治国安邦的栋梁之材呢。你们为白鹿原的子孙办了这大的善事,我替那些有机会念书的子弟向你们一拜。”而同是陕西省作家的魏雅华又认为,《白鹿原》是中国农耕文明的一部史诗,并写道:“在书中,作者不吝啬笔墨描写各种农田劳作,如耕田、收割,描写妇女们如何织布、如何烧火做饭,生儿育女,繁衍生息——而这一切作者都以一种近乎是赞美诗的文笔在书写,细腻、恬淡而又深沉。”以上所列举的事例,都是长篇小说《白鹿原》“耕读传家”这一主题思想最好的诠释。

《白鹿原》所展示的,是一部渭河平原五十年的雄奇史诗,族长公白嘉轩六丧六娶,便印证着当地的畸形和不详。而围绕白鹿现身,一家分作两姓,多年后引来争夺和相互设计,就显得越发惊心动魄。书中人物众多,走马换灯般轮番登场,道尽时代的千疮百孔,又有无限的意指深涵,必须说这是一部架构在中国式宗族之上的特色文本,它既包含乡土文化的厚重,又兼具祖庙特色的压抑。其中族长白嘉轩是农人的象征,又是宗族的代表,而白鹿书院的朱先生则是文化权威。所谓的士和农的结合稳定着这块老旧的区域,却终究抵挡不住时代变迁中的风雨滂沱。

对于剧版,很多人评论申捷没有原原本本复制原著,甚至提出让他“跪着改”。在这一点上,申捷直言:跪着改就出不来了。对于这本皇皇巨著,影视化的呈现要考虑观众心理,同时要加入自己的东西,找到适合影视剧的影像化方式。

小说被认为是一个名族的秘史。

——巴尔扎克

“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这句古话劝勉我们,要做一个有忠孝之心、对国家有用、对家庭有责任的人。好读书、读好书,能受用一生。勤奋工作,认真做事,生活就有可靠的保障。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做到“耕读传家”,把好的家学、家教和家风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如果这样的村落史诗被搬上银幕,你可想像会是何等的触目惊心,陈忠实的著作是一部注定会被历史铭记的篇章,仅靠这一部作品,便能屹立在中国文坛不倒。然而这样一部书却被勒令不得重印、不得拍摄,成为那个时期难忘的文化悲剧,反观同时期余华的《活着》,却被张艺谋拍成电影,感染了亿万观众。事实上《白鹿原》比《活着》跨度更大,人物更多,反省更深,批判更为沉重,骨子里却也更加灰暗。除了那个孤傲的朱先生和后来投身革命的白灵、鹿兆鹏之外,你很难再分辨哪个是好人,甚至是个稍微正常的角色,即便是白灵,也没有在运动的硝烟中牺牲,却在共产党的内部清洗里丢失了性命,这样天大的讽刺,大概已经到了国内意识形态书写的极限。

最爱白灵 为她大哭

终于看完了小说《白鹿原》,为什么说“终于”,因为这本书我整整看了30小时58分钟,而电影只需2个多小时,先看了电影才决定看的小说,不得不说,电影因为篇幅及时间限制,对小说进行了删减,而且情节略有变动,因此如果想要揭开这部民族的秘史,推荐读原小说。

除了那个狠心的白嘉轩、狡诈的鹿子霖,最出彩的便是那个破鞋田小娥了,通读全书便能觉察她才是这部戏的女主人,却不是那个身背革命光环、拥有做人尊严的白灵。田小娥的一生是被强奸的一生,从许给举人做二房的时候便已注定,而那些淫荡的文字也尽皆洒落在这个女人敏感的区域,譬如把红枣塞入阴道这样的古方,实际上是一种变态的性折磨,只是天真爱幻想的小娥却不自知,仿佛一个便利贴,谁对她好一点就猛贴上去,为此上了鹿大叔的床,并戴着破鞋的光环帮他打击仇人。田小娥勾引了白家公子,远离了黑娃,却也变相的让二人醒悟,直到死在鹿三之手,才算是了解了一生的孽债。

申捷在创作过程中曾多次拜访陈忠实先生,而剧中对于下一代人的描写较原著有了较大改动,鹿兆鹏、白灵、黑娃的戏份大量增加。申捷告诉记者,书中对鹿兆鹏、鹿兆海、白灵的线索着墨不多,在剧中他们的戏份扩充很大。对于申捷本人来说,下一代人物中,他最爱白灵,比如小白灵不缠足的戏份,白嘉轩最终忤逆了白赵氏,在某种程度上也为白灵走出白鹿原埋下伏笔。申捷表示,白灵是继承“白鹿精魂”最彻底的一个角色,“人格纯洁、信仰坚定,他是白鹿原上的精魂”。而最终将白灵写死时,申捷甚至为此痛哭一大场。而对于田小娥,申捷用了较大笔墨渲染了她与黑娃之间的爱情,本质上是受压迫之人的抱团取暖,其他如鹿兆鹏的媳妇冷秋月,成为了封建婚姻的牺牲品,对她的刻画也引发观众的同情。

01

图片 2

电影《白鹿原》

白鹿原以白、鹿两家大户农民的矛盾展开,主线是白家家主白嘉轩的一生,从一个连着克死六个媳妇的丧妻青年,到最后变成一个看淡世事德高望重的仁义老者,作者写白嘉轩的一生,期间穿插儿女们的情爱故事、信仰的选择,展现的是从清末到大革命再到新中国成立这一段跌宕起伏的历史。

不由分说,《白鹿原》是部黄书,却是一部糅合着沉重历史的黄书,它的黄让你的生理器官为之耸动,比起对你思想的轰鸣却有算不上什么。历史总是由人来书写的,有什么样的真实,就有什么样的画卷,不管这幅画卷是多么的淫秽或者丑陋不堪,都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深沉隐忍的力量。书写者是需要勇气的,他会面临封杀的风口浪尖,赌上自己的未来创作之路,却仍敢选择承受,这就是陈忠实的勇气,所谓的那些数落不尽的黄,只是这份勇气的一个诱人的封面而已。

白鹿原从清末到民国,从私塾过渡到现代学校,一代代年轻人走了又回,这部上世纪前50年的农村史诗如何照应当下?申捷告诉记者:“这你会看到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经历这么多年没有中断过?你看到了白嘉轩的坚持,表面上他在坚守一个村规乡约,骨子里他是在传承一个基本的道德、文明、文化。如果外国的观众想要了解中国文化,我觉得这部戏特别合适。”

02

书中我最欣赏的男人有朱先生、白嘉轩和鹿兆鹏;最欣赏的女人是田小娥、吴仙草和白灵。


时报记者 王晶

朱先生: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

朱先生是白嘉轩的姐夫,是白鹿原人人尊敬的学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鸿儒。

他一生不追求功名,老老实实读书编撰县志,预言无数却个个精准。

书中黑娃对朱先生有一问:先生依你看,他们能得天下不能?

朱先生断然肯定:天下注定是朱毛的。(这是朱先生一生算的最后一卦)

先生去世时,妻子朱白氏看见前院腾起一只白鹿,掠上房檐飘过屋脊便在原坡上消失了,那一刻,她就清楚朱先生走了。他一生喜欢清静,连遗嘱都透露着清静:

不蒙蒙脸纸,不用棺材,不要吹鼓手,不向亲友报丧,不接待任何吊孝者,不用砖箍墓,总而言之,不要铺张,不要喧嚷,尽早入土。

白嘉轩在朱先生死后不止一次感叹:白鹿原最好的一个先生谢世了……世上再也出不了这样的先生了。

“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这是黑娃写给朱先生的一阕挽词,也是朱先生一生的写照。


白嘉轩:白鹿原最仁义的长者,顽固势力的最强代表。

图片 3

白嘉轩

小说开头写到: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小说结尾写到:他的气色滋润柔和,脸上的皮肤和所有器官不再绷紧,全都现出世事洞达者的平和与超脱,骤然增多的白发和那副眼镜更添加了哲人的气度。

首尾呼应,彰显了白嘉轩从青年到迟暮的这一生,白嘉轩熬到了最后,熬过了鹿家,即便直挺的腰身已经变得佝偻。

我是佩服白嘉轩的,

当黑娃领着田小娥要进祠堂拜祖宗时,白嘉轩对这件婚事不置可否,让鹿三把事情弄清白,极力维护乡约;

当儿子白孝文被由鹿子霖指使的田小娥引诱之后,依然用族规严惩孝文;

当鹿三被田小娥鬼魂附体,看得人毛骨悚然之时,白嘉轩依然能够淡定从容地应对;

他一生经历了娶妻生子,也经历了亲人间的生离死别,熬过了饥馑,熬过了瘟疫,他是那个时代最顽固的存在,也是那个年代最仁义的一代。


吴仙草:白嘉轩的第七个妻子,她是勇敢又有主见的女性。

白嘉轩从山里娶回来的第七个女人吴仙草,同时也带回来罂粟种子,正是这罂粟让白嘉轩的家境改头换面,可以说,吴仙草不仅为白家延续了子嗣,而且改变了白家的命运。

她为白嘉轩生育了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白灵三子一女。白嘉轩的头一次大哭也正是仙草染上瘟疫之后,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彼时就像一个孩子。

当仙草离世,白嘉轩好像还能听见仙草在织布的声音,感觉屋子里到处都有仙草的身影,吴仙草是白嘉轩一个可怕的习惯。


鹿兆鹏和白灵:白鹿原进步青年的英雄,自由恋爱的典范。

一个是鹿子霖的大儿子,一个是白嘉轩家的千金。

他们两个就像是路遥笔下《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与田晓霞,他们都具有自由的灵魂和与世界抗争的勇气和决心,可是人物结局却不如意,鹿兆鹏因为革命最后不知生死,而白灵却惨遭活埋,遗憾的是,白灵没有死在敌人的屠刀下,却死在了革命者自己的人手中,在代表着共产党新生力量的白灵被活埋时,白鹿原下起的皑皑白雪和腾起的白鹿想必又是一种暗示。


田小娥:看似最不堪的女人,却是小说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图片 4

田小娥

田小娥与黑娃、与鹿子霖、与白孝文之间的情欲是她悲惨命运的一条主线。

她与黑娃情投意合,只因不能进祠堂,便与黑娃寄居一孔破窑洞之下,黑娃在白鹿原掀起一场“风搅雪”之后,因身份原因无法再回到原上,小娥此时求救鹿子霖,不料被鹿子霖利用,将白孝文拉入这“浑水”之中,最后葬送了自己的生命,她生时潇洒快活,死后遗臭万年,命运多舛,红颜祸水。

小说中田小娥由鹿三刺死时直接被埋在土窑下,直至瘟疫发生、鬼魂附身事件之后,人们由最初设想为田小娥修庙到最后为她建塔,一座六棱砖塔在黑娃和小娥居住过的窑垴上竖立起来,六棱喻示着白鹿原东西南北和天上地下六个方位:塔身东面雕刻着一轮太阳,塔身西面对刻着一轮月牙,取“日月正气”的意喻;塔身的南面和北面刻着两只憨态可掬的白鹿,取自白鹿原相传已久的传说。

电影与小说稍有不同,电影中田小娥死后准备往六棱砖塔下埋葬的时候提到,小娥死时腹中已怀有与白孝文的孩子,最后一同被埋在了砖塔之下。


小说中,塑造了太多有血有肉的人物,有两副面孔的鹿子霖,共产党中流砥柱的人物鹿兆鹏,善良诚恳的长工鹿三,为事业献身对爱情忠贞的鹿兆海等等,太多太多的人物,读着读着不自觉地会将自己投身到白鹿原上,和他们一起去感知这段历史。

03

图片 5

陈忠实先生

2016年4月29日7点40分左右,《白鹿原》作者陈忠实因病在西安逝世,享年73岁,中国文坛一颗巨星陨落,我们无法再见到他了,但是《白鹿原》可以重读,这是一部旷世杰作,当我们静下心来阅读这部作品时,相信你一定会惊叹:这本书无疑值得一看。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情有欲,编剧申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