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杀妻,诗歌的王位海子

2019-11-29 作者:影视影评   |   浏览(67)

当年,海子横卧山海关铁轨,将最后呼吸割断在疾驰火车下,抛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供人膜拜: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顾城杀妻后刀抹自己,致使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着光明经典回响,伴随扼腕叹息之声鼎沸不息。

1989年,海子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海子总共写了7、8条遗书,当人们找到他的遗体时,他随身带着的遗书中写道:我的死于任何人无关。在诗人生命里,从1984年的《亚洲铜》到1989年3月14日的最后一首诗《春天,十个海子》。比较著名的有《亚洲铜》、《麦地》、《以梦为马》、《黑夜的献诗——献给黑夜的女儿》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的开始。

2017、09、13,07:09

一切,都来自偶然;一切,也都来自必然。当旧爱周迅将《苏州河》反刍至痉挛,难以自拔痛苦失声之时,不知道飘然滑落的贾宏声会不会有所感知,并忆起他助周迅在娱乐圈打开局面的欢声笑语?生命猝然而辞,且系主动奔赴,孤独,或许正是一种可信注解。从贾父母耐人寻味声明中,我们可窥某些玄机:宏声所追求的一种境界,可能是我们谁也给不了他,他去寻找了

图片 1

海子的诗歌总是能达到近乎于神性的位置,他的诗歌总是能出现:远方、太阳、幸福、孤独等等这些极具象征意义的词语,也是因为这样深深的影响到了我,我写的诗基本上都是对于海子拙劣的模仿,我们要知道他的诗歌是模仿不过来的,那是一种几乎不正常的状态,一种半人半神的状态,他和顾城一样是理想诗人,总是追求那些不切实际或者是太理想化的东西,在这样一个极度物化的时代,人人都很现实,每个人都基本上放弃了梦想或者理想化的思维,我们拒斥这些:文学、诗歌、梦。什么东西都只在乎当下,没有人再去追求太阳,更没有人再去寻找远方。我无法评价这样的时代究竟好不好,就像一位著名学者说过的那样:海子死后,纯粹的诗歌时代结束了。以后的诗歌只是服务于大众,迎合与时代的产物。海子的死不光是那个时代的终极,更重要的是世间再无朦胧派的诗人。

喜欢顾城“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诗句,喜欢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并不喜欢他们以惨烈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

弹落自己,刹那间坠然触地,洒下一地悲凉。贾宏声之死,如同急速奔驰列车上突然闪过一只飞翔惊鸟,撞裂我心。这杀伤力,不啻于诗人海子和顾城自戕后,于我心划下的创痕。

图片 2

你不愿种花,

对于顾城,生前虽然贫困,但他毕竟生活于自己亲手缔造的王国,他还亲手给自己做了一个王冠——一顶高高长长的帽子。最后,他又亲手毁灭了他的王国,包括他自己。如果说顾城有过“盛世”有过“狂欢”,是可以说的过去的。可是对于海子来说,他的“盛世”在哪里,他的“狂欢”又在哪里呢?同样作为诗人,海子的诗歌是在他死后才被认可的。或者说,海子用他的死,唤醒了人们对他和他的诗的认知。海子的辉煌,几乎就是从他死那一刻开始的。可是,这样的辉煌对于海子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贾宏声《昨天》(资料图片)

三毛的文字影响了无数六零、七零后的青春,直到今日还在年轻人中产生广泛的影响。她对于生活的热爱,对流浪生活的描写,让撒哈拉沙漠那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成为许多文艺青年的朝圣地。

这个年代,人们越来越不在乎艺术这种看似很遥远的东西,其实艺术离人们并不远,艺术仅仅是对美学的一次次再造。当我们放弃了艺术也就等同于放弃美学或者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所以我奋力与这个时代作对,奋力做些与他们相反的事情,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不能从我的手中流失,从此无人问津。

顾城与海子,无疑是当代诗坛两颗异常耀眼的星,他们的影响也许并不仅仅局限于当代。对于他们的诗,对于他们的死,已有太多的人太多的文章作了讨论。而我一直搞不明白的是,他们虽然同样选择了以自杀方式来同这个世界告别,却为何一个选择了“勒”一个选择了“切”。单从形式上来讲,“勒”大概就是在封闭。顾城大概就是不允许任何东西侵入自己的王国,包括他自己的身体。对于海子来说,几乎就是一个孤独的奋斗者,他的诗生前不被看好,最后以“切”的方式向世界展示他的血的鲜红。无论怎么说,两者选择死,选择以各自的方式来结束生命,实在是一种惨烈,太过惨烈,令人深深为之惋惜。

寻找,是境界,也是无奈。有人去寻找境界,我们在寻找答案。凤凰泣血,孤独如刀,刀刀催人老。传说中,凤凰是富贵不死之鸟,可浴火涅槃,亦可重生,但若凤凰流泪(传说凤凰泪就是血),重生机会将失,只能在世间忍受六道轮回之苦。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即使你没有听过顾城,顾城的这首《一代人》也早已脍炙人口。顾城是中国朦胧诗派的重要代表诗人,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

是的,

读《一场盛世的狂欢:从顾城到海子》,一直在想,为何是这样一个书名?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贾宏声,一定是去寻找了。

原标题:你所不知道的“大文豪”的结局:顾城杀妻,海子的遗书仅九个字

——顾城

当歌手张楚声嘶力竭唱出《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有人会疯狂跟着嚎,有人会不屑而一笑。无论何种反馈,都在说明:这世界,有些事于旁观者审视,根本就没有逻辑,正如嚎或笑。

海子原名查海生,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海子创造了近200万字的诗歌、诗剧、小说、论文和札记,诗歌给了海子生命,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

前几天切合这个题目,我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海子是不是因为他的死才被推上了神坛?”这个问题提的很标新立异,能对这个基本上不可能被超越的超人提出质疑是对的,我们绝对不要去做那些随波逐流的事情,不过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也能说明他没有读过或者没有读懂海子的诗歌,海子是因为他的死缔造了一个自己死后诗歌被无限推崇的盛世这很正常,历史上有很多这样死后才成名的艺术家,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其实说到底还是在某些人无意间展现自己不同的时候周围人总是会排斥他,思考下这样现象才奇怪,我们都想要追求自己的独特,自己的不同,可往往最终还是选择了随波逐流,人家觉得对的就是对的,自己根本无法思考,说不定他早已忘记该如何思考了!说会正题海子是否被过分的高估了?我觉得不是,海子的诗歌并不像是那种趋附于时代,禁不起推敲的东西,相反海子的诗风从某种意义上像夏尔·波多莱尔,我们知道诗人是易朽的,他是人类所以他的生命非常短暂,而能在这易朽中创造出不朽的便是诗歌了,这些诗歌能超越时代的度量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

知凤凰涅槃,我们也需知:存在即合理,发生有原因。事已至此,如何安抚激荡的心?姑且,就认为这些让人又爱又恨的往生者,生来就是孤独与才华相伴,激情和煎熬齐飞吧,他们一流泪,就洗红了活着人的眼睛。

王尧说:沙漠的生活环境未必多好,但是她把流浪的生活写得特别特别美。三毛和荷西的爱情,也让无数读者落泪慨叹。在她与荷西结婚的第七年,荷西在潜水时出了意外身亡。三毛一生承受了太多的痛,最后她在医院用丝袜上吊自杀。

诗歌是文学的传统艺术形式,诗歌的出现要早于小说,而中国古人又把诗歌抬升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境界,以至于连后人都无法超越。所以我们不探究唐诗宋词,我们说说现代诗。现代诗我最早看的都是国外的,诸如像:但丁、夏尔·颇多莱尔、纪伯伦、泰戈尔等等。当然他们也不能确切的说是现代诗,在国外的诗歌中转了一大圈,最终又一次回到了国内,接触到了一种名叫“朦胧诗”的派别。也是我第二次被文字这种最为简单的东西所震撼。

图片 3

到这里就结束了,和往常一样用诗作为结尾:

被称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萧红,被誉为"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1911年,萧红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在她的人生里,有知己的爱人萧军,有给予了她许多帮助的鲁迅。她留给世界的作品有第一篇小说《弃儿》,中篇小说《马伯乐》、长篇小说《呼兰河传》,成名作《生死场》,散文《孤独的生活》、长篇组诗《砂粒》等。

而今有人如果问我:海子是谁?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他是近现代最伟大的诗人,他是诗歌的皇帝”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在朦胧诗的派别里,你要了解两座高山,一座就是顾城,另一座就是海子。他们俩你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他们脱离了固有的诗词限制,打造出了一种不拘泥一时的艺术形式,便是朦胧诗。朦胧诗给人的感觉是比较凌乱的,你搞不清楚他究竟写了个啥(尤其是海子和顾城),但他在那种杂乱的境界下通常会把你带入到了一种情感无限共鸣的心境,这样说可能很多人无法理解,这就好像是你在观看一场杂乱的舞台剧,在不知不觉中这些表演的演员便把你拉进了这场舞台剧中,你便和他们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细想下这种境界还是挺恐怖的,因为你这时候会想诗人是怎么样写出来的,或者他是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写的。他为什么会让你有这么一种感觉?

图片 4

我的文学启蒙有这么两位作家,第一位便是:太宰治,他用一种近乎于疯狂的状态写出了世界最深刻的绝望,第二位是:村上春树,我看他的书是最多的,那种独特的、淡淡的孤独一直是他的风格。这两位作家,生动的给我上了一课,他们告诉我不能小瞧文字,文字所表达出来的情绪,会超出你的想象。但我们要明白,小说所表达的情绪是由很多的文字堆彻而成的,那么诗歌呢?诗歌非常的简短,用诗去表达一种情绪,究竟要把文字压缩到什么样的境界才能强烈呢?

顾城才华横溢,是中国诗歌文学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最后却落得杀妻然后自杀而亡的结局,令人扼腕叹息。1993年10月8日,顾城在其新西兰寓所因婚变,用斧头砍伤妻子谢烨后自缢于一棵大树之下,谢烨随后不治身亡。对于顾城的死,直到现在都还有很多争议,但无论如何,他的死都是一个莫大的悲剧。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接触到了朦胧诗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话:“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这首诗便是顾城最著名的《一代人》,他非常的简短,几乎不应该被叫做“诗”,因为这首诗仅仅只有一句话,但是所表达的内容确是山洪海啸般,我是个对文字非常敏感的人,所以能把控到一些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也是因为这样这些文字所带来的情感共鸣在我心中仿佛就如同炸弹一般。这时候我就对这位谜一般的诗人产生了兴趣便开始着手了解他的作品,而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看到了一本书,名叫:《瓦尔登湖》,书的封页上写下了一句话,这句话引起了我不少的兴趣他说:“这是海子的死亡之书!”《瓦尔登湖》也算得上是名书了,那么海子是谁?为什么要在这提到海子?

责任编辑:

先说说海子吧!海子只是一位普通的教师,并且他活的时间很短,大概是在他25岁左右的年龄,选择了自杀。很早便离开了这个他曾经爱过的世间。我接触他的第一首诗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后又接触到他的《远方》,再往后陆续挖出来了,《以梦为马》和《亚洲铜》等类似的叙事长诗。他是我见过最疯狂的诗人,他的诗歌是有魔力的他的诗歌也是痛苦的。在如今这个年轻人普遍不看书的年代,看诗简直就像是捡到钱一样的难,有一帮不知是文青还是伪文青的人,将诗歌又抬了起来,不过这仅仅局限于“泡妞”。为什么这么说?海子身为一个神性化的诗人同时也能写出这样的句子来:“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这种句子随便的改改便能成为骗小姑娘的利器。当然我也就说说笑笑,您呢!也就听听不必往心里去。海子的诗歌如果被局限在这里,他也就不会被抬上王位了。

根据资料的记载,萧红得的是肺结核,但由于医生的医术不精导致她误诊为喉瘤,给她开了刀。萧红最后连话都说不了。在1942年的时候她便离开了人世1942年,年仅31岁的萧红因肺结核和恶性气管扩张病逝于香港,带着孤独,也带着遗憾,死后她被葬在了浅水湾。

你说,我愿意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上世纪末,文人相继自我结束生命的事情接连不断,可以称为一种“现象”。从萧红到、海子、顾城、三毛,许多优秀杰出的诗人和文人纷纷离我们而去。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这些文人多是以悲情落幕,令人慨叹。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顾城杀妻,诗歌的王位海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