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注定要在一起,赫敏万圣节巧遇小哈利

2019-11-22 作者:明星八卦   |   浏览(125)

图片 1

这里是波特瞭望站麻瓜分站,我们主站的创始人是李·乔丹前辈,麻瓜分站的创始人也就是台长姓领名导字大人,主持人是我,一个麻瓜。今天是本台开播的第三期节目,节目开始之前,我们先选读一下上期读者留言。

~[Chapter 1 ■ in the Potions Classroom]

很喜欢哈德cp,看够小说之后,总想自己也写写,不过没写过,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边写边看吧。也没什么逻辑,纯属个人娱乐。

明星网资讯,今年万圣节,纽约东78街区:女生轻声问道,“对不起,打扰一下,你是哈利波特吗?”男孩稚嫩地回答,"是的"女生说:”那真是太好了,因为我是赫敏格兰杰,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说完,女生给了男孩一个大大的拥抱。当然小男孩还太年轻,意识不到眼前的这位姐姐就是赫敏的扮演者——艾玛.沃森。

上期的问题是如果给你仅有一次的机会,你想要什么魔法食物?嗯,本麻瓜看看,比比多味豆、巧克力蛙、滋滋蜜蜂糖、巧克力坩埚和果冻鼻涕虫都是不错的选择,魔法小零食果然很受中国麻瓜们欢迎。想要牛排腰子馅饼和黄油啤酒的是最多的,毕竟是大主角哈利的最爱嘛。这位想吃海格烤的岩皮饼的听众朋友,我们台经费紧张,看牙医的费用我们是不会给你报销的。说想尝尝淡水彩球鱼汤的这位,既然你这么重口味,推荐你试试鲱鱼罐头。

      事故发生的时候,哈利正蹲在桌子下,徒劳地搜寻着一对儿掉在地上的蝾螈眼珠。随着爆炸声响彻整个魔药教室,空气里瞬间弥漫着闪闪发光的粉色烟雾。

第一章

就好像赫敏回到了过去,看见了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当时他们还不需要面对伏地魔,当时邓布利多还活着,韦斯莱的双胞胎随时会跳出来给他们塞上一片肥舌太妃糖……

……

      “卧倒!哈利!”罗恩大喊。同学们在教室里乱跑乱叫,哈利差点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一个极为英俊的男人,他已经连续三个月都来这里吃早餐了,一个人,一个汉堡,一张报纸。

如此传奇治愈的画面真真切切的上演了,哈利迷们都为之动容。我们亲爱的小赫敏已经成长为如日中天的成熟演员,小哈利也满脸络腮胡,时光不理我们的挽留,轰轰烈烈的向前跑去了。庆幸的是,关于魔法梦想的记忆碎片并没有被丢失,偶尔还是能想起来它散发的褶褶光芒。明星网小编也期待着赫敏和哈利的更多新作品。


      “谁。做。的。”斯内普咆哮。他冰冷平板的声音割开整片混乱,教室在他的怒气里骤然安静。

有很多姑娘为了看他,早上特意从公园经过,但还没有一个上前搭讪的,不是姑娘们太过于矜持,而是他的气质看起来那么的特殊,吸引人的同时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本文来源于明星网:

好吧,以上都是本麻瓜胡扯的,本麻瓜很心酸地并没有看到听众留言。初创电台,经费短缺,虽然我们台长领导大人英明神武,收听率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本麻瓜继续为大家带来第三期节目——级长制度。

      没人有开口回答的意思。“那我再问一次,好不好?”斯内普低沉地说,每一个音节都像经过仔细裁切过似的,“谁。做。了。这。个。”

哈利吃完了自己的早餐,将报纸折好,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开始慢慢的向在这里的住处走去。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如不保留,视为侵权!


      哈利蜷伏在桌子下面,膝盖已然隐隐作痛,而同学们依旧以沉默应对斯内普的问题。哈利注视着烟尘轻柔落定,无声覆盖,为书桌、课本、以及同学们的大脑袋披上淡粉色的薄纱。

和在魔法界不同,在这里没有人认识自己,会让人很放松。

广告:斯科尔夫人牌万能神奇去污剂:轻轻松松,去除污渍~

      还有坩锅。哈利听到教室里不断传出噼里啪啦的小小爆炸声,微微瑟缩了一下。那些粉色的小光点显然和他们快要完成的提神剂发生了些化学反应。但斯内普和同学们似乎都对此无动于衷,所以哈利觉得这可能不是什么大事儿。

以为今天也会是平静的一天的愿望,在回到家看到坐在自己沙发上的人时,不得不宣告破灭。

本期的波特瞭望站麻瓜分站的特邀嘉宾是——珀西·韦斯莱。我们荣幸地请到霍格沃兹的资深级长珀级长为我们讲讲级长制度。

      “很好,”斯内普终于厉声说,打破了凝滞的气氛,而淡粉色的烟雾已然开始闪耀。“一起团结地打扫教室吧,如果有任何——那种污垢残留,禁闭处分。”

“嗨,哈利,你这次度假已经够久的了,妈妈前几天还说到你已经很久没去蜗居吃饭了,咔咔”

珀西,呃,我能叫你珀西吗?你的级长徽章能借我戴一会吗……

      他转身,长袍在空气中夸张地飞扬。斯内普无声无息地滑出教室,如一只潜行的黑色大蝙蝠,估计是清理他头发上灿烂的粉色光辉去了。

“哦,得了吧罗恩,你不会是又让赫敏撵出来了吧,还有,吃东西的时候别弄到我的沙发上,那很难清洗的”

我是说,我从小到大都是学渣,连卫生小组长都没当过……

      教室里顿时炸开惶恐不安的窃窃私语。赫敏抬高了音量,“听好了!还有整整两分钟,闪光弹就会生效。不过,只要我们保持镇定、团结一心、共同努力,还是可以——”

“哈,伙计,你怎么越来越有赫敏说话的风格了,这要放在那,那个别弄脏了,你以前从来不会在意这些的,都是那个马,额,我是说,这个薯片是新口味,你要不要尝尝”

是是是,您还当过男学生会主席,主要是级长珀西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好了你们都听到了!”罗恩嘎嘎地打断她。“上吧兄弟们!动手!”

“恩,你吃吧,我上楼去换件衣服”

不不不,我不想被罚抄写,我已经好些年没连着写过10个以下的字了……

      同学们迅速照做。大家都快速地挥舞魔杖,喃喃吟诵着清洁咒,和细碎的粉色小颗粒艰难地作斗争。

留下有些懊恼的罗恩,哈利回到房间,知道罗恩刚才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才生硬地转移话题的,只是罗恩向来是个直肠子,做了这么久的奥罗,做起这种事还是这么漏洞百出的。

别别别,珀级长,您别关我禁闭,我这还有节目要播呢……

      哈利觉得是时候放弃那对蝾螈眼珠了。“我可以出来了吗,罗恩?”他问。

但其实也不必这么刻意,哈利想,现在他已经可以平静的面对过去了,包括那个人。

这个,关于霍格沃兹的级长制度,还是本麻瓜自己来讲吧,讲得不好,听众朋友们多多包涵……�

      “不知道啊哥们,”罗恩的声音淹没在书本啪啪合上和粉色颗粒被魔咒变走的响动里。“要不还是等彻底干净了再说吧。”

那场“世纪之战”已经过去5年了,每个人都有了新的生活,和他们畅想的一样,罗恩做了奥罗,赫敏也进了魔法部,他们也结婚了,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两个经典的珀西的“级长”笑话

全系列书中,有两个关于珀西的级长笑话极为令人喷饭。这两个笑话的贡献者都是双胞胎中双耳不对称的那位。一处是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赫敏和拉文克劳的女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被蛇怪石化之后,珀西在公共休息室里面色苍白,一言不发,与平时的表现大相径庭。乔治对此的评价是“珀西吓坏了。他以前大概以为那怪物是不敢攻击级长的”。虽然事后读者知道,珀西是在为自己的女朋友担心。不过之前珀西确实说过类似的话。罗恩(喝了复方汤剂变成了克拉布的模样)指出珀西在走廊里乱逛时,珀西显得很骄傲,“我是一个级长。没有东西会来袭击我。”所以乔治还真是了解珀西啊。另一处是《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珀西醒悟之后赶来霍格沃兹参加最后的决战,乔治模仿珀西的腔调说话;“我们确实希望级长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能起表率作用。”

      “好的。”哈利高兴地说。他跪坐在地板上,看着同学们忙活。桌子下面真是个不错的视角。

但哈利却没有成为一名奥罗,在战争过后的前两年,他一直在各国之间“游荡”,来让自己学会忘记“救世主”带来的一切,好的和不好的。

霍格沃兹的级长们

在珀西毕业之前,级长一词几乎快成了他的代名词。他出场的画面总是擦拭或展示级长徽章,他喜欢在火车包厢和餐厅里和级长们坐在一起,还总是把“级长”一词挂在嘴边上。双胞胎弗雷德和乔治捉弄珀西时,“级长”是百试不厌的梗,除了开言语上的玩笑,级长徽章也被双胞胎多次偷走或是改成大头男孩之类的字眼。珀西甚至还读过在哈利看来非常枯燥的书《级长怎样获得权力》,该书讲的是“霍格沃兹的级长和他们离校后从事的职业”。


《哈利·波特》系列书中提到的级长,除了珀西还有以下几位(按年龄先后顺序排列):

1、阿不思·邓布利多(《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一书中提到的),格里芬多的级长。

2、汤姆·里德尔(即伏地魔,最早在汤姆里德尔日记的回忆中出现,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关于魂器的回忆中也有提及),斯莱特林的级长。

3、卢修斯·马尔福(斯内普的关于分院的回忆中,卢修斯·马尔福带着级长徽章),斯莱特林的级长。

4、莱姆斯·卢平(在第五册《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小天狼星提到的),格里芬多的级长。

5、比尔·韦斯莱(当得知罗恩被选为级长之后,韦斯莱夫人说过“家里每个人都是级长”,乔治插嘴道“弗雷德和我算什么,隔壁邻居吗”,韦斯莱夫人还说了“家里第四个级长”,双胞胎不是级长,显然前三个是比尔、查理和珀西),格里芬多的级长。

6、查理·韦斯莱(韦斯莱家的第二个级长),格里芬多的级长。

7、佩内洛·克里瓦特(《哈利波特与密室》中与赫敏一起被石化的女孩,珀西当时的女朋友,不过就罗琳后来手绘的韦斯莱家谱看,最终没有成为珀西的妻子),拉文克劳的级长。

8、塞德里克·迪戈里(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一书中,塞德里克被选为霍格沃兹的勇士之后,赫敏曾提及他是级长),赫奇帕奇的级长。

9、罗恩·韦斯莱和赫敏·格兰杰,格里芬多的级长。

10、德拉科·马尔福和潘西·帕金森,斯莱特林的级长。

11、厄尼·麦克米兰和汉娜·艾博,赫奇帕奇的级长。

12、安东尼·戈德斯坦和帕德玛·佩蒂尔,拉文克劳的级长。


书中还有一些重要人物直接表明或者可以推理出肯定没有当过级长,例如弗雷德·韦斯莱、乔治·韦斯莱、詹姆·波特、小天狼星·布莱克和尼法朵拉·唐克斯,其原因大概可以用唐克斯的话概括为“不够循规蹈矩”;哈利·波特和纳威·隆巴顿显然不是级长;金妮·韦斯莱和卢娜·洛夫古德也不是级长,因为第六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金妮和卢娜都升上了五年级,当罗恩和赫敏去级长包厢的时候,金妮和卢娜并没有一起去,金妮和当时的男友迪安·托马斯坐在一起,卢娜则和哈利、纳威坐在了一个包厢。

以下这些人则当过学生会主席(按年龄先后顺序排列):

1、阿不思·邓布利多(《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一书中提到的)。

2、汤姆·里德尔(即伏地魔,哈利、罗恩和赫敏在调查密室事件的时候从旧的男学生会主席名单中发现了汤姆的名字)。

3、詹姆·波特(在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海格告诉哈利的)。

4、莉莉·伊万斯(也是海格告诉哈利的)

5、比尔·韦斯莱(最早是《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罗恩在火车上告诉哈利的)

6、珀西·韦斯莱(最早是第三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中,罗恩写给哈利的信中提到的)'>

10、德拉科·马尔福和潘西·帕金森,斯莱特林的级长。

11、厄尼·麦克米兰和汉娜·艾博,赫奇帕奇的级长。

12、安东尼·戈德斯坦和帕德玛·佩蒂尔,拉文克劳的级长。


      跟这个学年(以及去年、前年、大前年等等等等)一样,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飘往一个方向。粘在德拉科·马尔福的身上。那个面色苍白、下巴尖尖的混蛋正在角落里念动魔咒,袍摆凌乱地扬起。他紧抿着薄薄的嘴唇,竟没吐出什么刻薄话来,实在很让人怀疑。马尔福还动不动伸手去抚平刘海——那通常是泛着微光的浅金色,但今天是奇异的玫瑰金,拜恋恋闪光弹所赐——然后探手向下,拂过额头。哈利看着他清理干净自己的桌子(不得不说,非常粗略,不过斯内普不太可能因此关他禁闭),比班上所有同学都快,然后啪地大力合上课本,胡乱收拾好东西,提起包快步走向门外。他一边迈着步子,一边警惕地扫视同学们,同时不忘神经质地拨弄自己的刘海,脚步快得简直像在窜。

之后他加入了魁地奇职业联盟,作为一名职业找球手,这个职业每年只需要工作满一个季度,偶尔再来几场友谊赛什么的,哈利喜欢魁地奇,收入也不错,哈利觉得这样刚刚好。

级长与学生会主席

珀西、罗恩和赫敏都是在五年级时被选为级长的。根据第五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赫敏的说法,每个学院的五年级都有两个级长,一男一女。级长要遵守学生会主席的指示。五年级的级长升上了六年级后级长身份是保留的,因为罗恩和赫敏六年级的时候还在履行级长职责。哈利、罗恩和赫敏没有去读七年级,唯一一个书中提到当过级长的七年级学生珀西七年级时又当上了男学生会主席。所以我们不知道级长升上七年级之后是否还保留身份。但本麻瓜倾向于不保留了。

学生会主席按照字面意思的理解是学生头儿,级长们的上级。珀西是在七年级的时候当上的男学生会主席,这个学生会主席应该是校级的而不是院级的,否则这个设定就和级长重复了。在书中明确提及当过学生会主席的六个人中,詹姆·波特比较特殊,他五年级时并没有当过级长,小天狼星和卢平曾说过詹姆七年级开始就不那么狂妄自大了,也开始和莉莉约会。结合珀西和詹姆的例子大概可以推测出学生会主席是在七年级选出的,候选人不限于级长,全校男女各一名,分别领导四个学院的五、六年级的八名男级长和八名女级长。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细节是,哈利的同级格里芬多同学中,有名有姓的除了哈利、罗恩和赫敏外,只有三个男生(纳威·隆巴顿、迪安·托马斯和西莫·斐尼甘),女生更少,只有两个(帕瓦蒂·佩蒂尔和拉文德·布朗)。我一度以为级长就是在这八个人里头选两个。直到第五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我才确定了哈利的同班同学人数。哈利第一次上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的课时“当着三十个竖起耳朵聆听的同班同学的面”说起伏地魔杀死了塞德里克·迪戈里。必修课中,哈利们同赫奇帕奇们一起上草药课,同斯莱特林们一起上魔药课,魔咒课、变形术和黑魔法防御术的课堂上没有出现过其他学院的同级生的迹象,所以姑且可以认为哈利同级的格里芬多同学们男女生共计三十人。级长大概是介于二道杠和三道杠之间的职务。

      “被这亮晶晶的小东西吓得够呛吧,马尔福?”哈利按捺不住,出声挑衅。

晚饭是哈利做的,罗恩每次来哈利住的地方,蹭饭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实在是哈利很擅长做饭,以前是在姨妈家被逼无奈,后来是哈利自己喜欢,在外旅行期间,又学会了很多国家的特色菜,罗恩爱死了哈利的这个手艺了。

级长的特权和职权

作为学生中的中层干部,级长们似乎可以享受部分特权,但已知的只有霍格沃兹特快列车上的专用包厢和豪华的专用盥洗室(男级长的盥洗室还有被哭泣的桃金娘偷窥的风险)。就珀西、罗恩和赫敏履行过的级长职权来看,以下的级长职权应该没有争议:最先得知开学的第一个进入公共休息室的口令并告知本学院的学生、维持校内公共秩序、没收非法物品(但似乎不用上交,赫敏曾经没收过一个四年级学生的狼牙飞碟,被罗恩私藏了)、向院长报告不轨行为、紧急情况下集合和疏散本学院学生、特殊时期的夜间巡视及监督节庆期间的室内装饰等等。

另外,尽管未见有明确描述级长行使过这一职权,级长应该是可以关禁闭和罚抄写的。在第五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罗恩在火车上表示要找机会罚高尔写句子(“我绝不能像狒狒的屁股”)。在哈利和西莫关于伏地魔回来的问题上吵架的时候,罗恩曾威胁西莫要关他禁闭。赫敏禁止弗雷德和乔治用低年级学生试验速效逃课糖的时候,双胞胎也曾嘲笑过赫敏敢不敢关他们禁闭和罚抄写(赫敏很聪明地指出写信告诉他们的妈妈是更有效的方式)。

关于级长有没有权利扣分,书中有前后矛盾的地方。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珀西撞到哈利、罗恩从桃金娘的盥洗室出来,罗恩指责珀西根本不关心金妮而是担心罗恩破坏了自己男学生会主席的前途,珀西扣了格里芬多五分。但《哈利波特和凤凰社》中德拉科马尔福给格里芬多和赫奇帕奇扣分时,厄尼麦克米兰指出级长没有权利扣分,只有教师有扣分权。所以珀西扣分的情节应该是作者细节上的疏忽,也有可能是珀西被罗恩一席话说得恼羞成怒,情急之下说出口了。大概珀西潜意识里觉得级长应该被赋予更大的权利吧。

说到扣分,插一句题外话,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斯内普扣了格里芬多两分,分别是“哈利顶撞老师”和“哈利没提醒纳威魔药成分放错了”。这时候的斯内普大概还只是试探一下哈利,书中后来再出现的扣分场景,无论是斯内普还是其他人扣分的时候,可都是以五的倍数来扣的。

好了,台长说要提拔本麻瓜为卫生委员,本麻瓜要去打扫播音室了,听众朋友们下期见~

广告:斯科尔夫人牌万能神奇去污剂:轻轻松松,去除污渍~

      马尔福在门口止步,猛地对上哈利的视线。“瞧瞧说这话的是谁,一个躲在桌子下面抽筋的波特。”他讥笑道。哈利还没来得及反击,他已经大步逃离了教室。

和哈利猜的一样,罗恩确实是被赫敏赶出来的,原因是罗恩去罗马尼亚追踪犯人回来,没洗澡换衣服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将家里弄得一团脏,于是就被下班回家的赫敏“请”出了家门。

      混蛋,哈利想。

吃过饭后,哈利和罗恩一起拿了啤酒坐在院子里闲聊。

      “好了哈利,我估计差不多了,”罗恩紧张地说。“出来吧。”

“哈利,说真的,你现在的日子过的还真是悠闲啊,金斯莱总问我,你真的不考虑来我们部门吗,不会耽误你比赛的,就像现在的日子,来我们部门做个顾问就行,我们好久没一起并肩作战了伙计,金斯莱会给你很高的报酬的。”

      哈利爬了出来,站直身体,打量着这肆虐教室的骚动。粉色的烟雾已经基本上消散了,但到处都是亮闪闪的痕迹。还有少数学生——主要是赫敏——仍然在坚持作战,一手遮着额头一手挥动魔杖。其他的同学们都在收拾书包,有的已经学着马尔福的样子跑掉了,有的还在试着塞书,还有的——比如罗恩——正在妄图清理坩埚。

“饶了我吧,罗恩,你知道的,我现在除非必要,连魔杖都不怎么用了。”哈利还要再说,“哦,哦,好的好的,其实想一下,作为现在最火的魁地奇明星,前救世主,你还是别来的好,嘿,伙计,你也该给我们这些平凡的人一些表现的机会了”,罗恩对着哈利一阵挤眉弄眼的调侃,两个人都被对方逗笑了,就像学生时代那样。这个高大的红头发的男孩,恩,现在是个男人了,他的粗心中也有着独特的体贴,让哈利感到温暖。

      哈利去够他的魔杖,打算帮罗恩一起收拾掉魔药的残骸。他抬起头,却看见罗恩的前额上浮现出歪歪扭扭的黑色字迹,似乎是一个“赫”字。

之后两人又聊了别的,罗恩说了几件魔法界新发生的趣事给哈利听。等桌上的酒瓶都空了的时候,哈利将罗恩扶回了客房,刚回到卧室,和赫敏联系的双面镜就亮了起来。

      “罗恩,”哈利嘶声说,“额头。”

“额,恩,罗恩在我家,他刚睡着。”

      其他人也发现两分钟体面时光已经到期了,尖叫声和哀鸣声在教室里爆发开来。罗恩的脸简直和他的头发一样红,他飞速地挡住了额头。

看着镜中的哈利,赫敏翻了一个白眼,这么多年了,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没看那上面写了什么,对吧?”他问,脚尖在地板上磨蹭。

“你们喝酒了吧”

      “当然没有。”哈利说谎,“来吧,赶紧叫上赫敏,我们撤。”

“就喝了一点,我们好长时间不见,多聊了一会儿,就喝了点酒”

      大家似乎都抱有同样的想法,教室里的学生们都抱着书向门口一窝蜂地冲去。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就让他在你那里反省一阵子吧。”

      哈利好不容易帮罗恩收好了东西,同时不停地刮掉粘上去的粉尘。赫敏跑了过来。“说真的,你们还记得自己是巫师吗?”她说,轻轻一抖魔杖。他们的东西都飘了起来,和她的书包一起浮在她通红的脸颊旁边。

“哦,赫敏,拜托,你还是快让他回去吧,他会把我吃穷的。”

      “谢了,赫敏,”罗恩说,故意避开她的视线。

哈利摆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成功的让赫敏破功了,笑的严肃不起来了。

      “没事,”她尖声说,更用力地捂住自己的额头。

这样的哈利,让赫敏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关于今天听说的那件事了。

      他们是最后几个离开教室的人,但走廊里显然不算空荡。

“哈利,你,还爱着马尔福吗”

      “哈利!”两个女孩子隔着走廊就发现了他的身影,立刻尖叫起来。她们推搡着人群向他冲来,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哈利畏缩了一下。

有阳光照到哈利脸上,这让他不得不睁开眼睛,该死的,昨天晚上又忘记拉上窗帘了。

      “我得找个地方躲起来,”他对朋友们说,眼睛紧盯着赫敏,希望她给出一个比“躲起来”更好的建议。但她似乎正忙着避开罗恩的视线,完全没在意他的困境。眼看着大家快冲过来了,她才对着他挥了挥魔杖,嘟囔了一句什么咒语。哈利感到身上微微地刺痛了一下。

一大早,哈利就有些暴躁,这不能怪他,昨天在赫敏说到那个人之后,哈利就失眠了。

      “准许咒,”她告诉他,“除非你自己愿意,没人能吻你了。”

那个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哈利这么多年都在试图忘记这个人,他也觉得自己做的不错了,除了比赛的时候,其他时间都远离魔法界,就是为了忘记马尔福。

      “棒呆了,赫敏,”罗恩说。“但你最好还是跑吧,哈利。”他补充了一句,看着一个四年级的斯莱特林女生冲来,额头上招摇地写着“哈利·波特”几个大字。她朝另两个有着同样标记的赫奇帕奇女生发射了一道障碍咒,显然是要阻止她们先抓到哈利。“看来不止是我们年级中招了。”

哈利以为自己做到了,这几年都没有听到马尔福的消息,哈利的朋友们都知道他们之间的事,也不会主动提起马尔福,但昨天晚上赫敏的话,还是再一次搅乱了哈利的心。

      “午餐时再见!”哈利喊道。罗恩和赫敏待在原地,继续对着对方脸红。

赫敏说,马尔福要订婚了,老马尔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亲口说的,所以赫敏才会问哈利,是不是还爱着马尔福。

      他跑起来,让开一群慌张的一年级生——他满意地发现他们的额头依旧光洁饱满——然后绕开去大礼堂的路。

在魔法界,订婚差不多和结婚是一样的。哈利知道,赫敏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是不想让自己后悔。

      “这次针对的是四年级生及以上,”他听见一个三年级生对他的朋友说。

如果哈利还爱着马尔福,那在他订婚之前,或许哈利还有机会。

      “你觉得老师们有没有也被卷进来?”哈利挤过一名斯莱特林女生旁边,听到她在问她的赫奇帕奇朋友。

但这谈何容易呢,赫敏果然是哈利的朋友中,最细心的,也足够了解哈利。

      “为什么哈利·波特没有遮住额头?”哈利快要跑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一个拉文克劳女生突然大声问。

当年对于马尔福的欺骗,包括赫敏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也都为哈利感到不平,愤怒。

      “哈!利!等等!!”一群女生追在他身后。但他已经跑过转角,拐到一条空荡荡的走廊里,左边有一扇看起来十分熟悉的门。

但就在昨天,赫敏竟然会劝哈利,正视自己的心,不要一味逃避,这几年看着这样的哈利,赫敏知道,哈利并不快乐。

      哈利意识到他在哪里,咧开嘴笑了起来。他溜了进去,在身后合上门。

哈利起床下楼时,看到罗恩留下的便条,奥罗部有事先走了。

      “哈啰,桃金娘,”他说,听到门外轰隆隆的奔跑声由远及近,然后渐渐消失。他成功地甩掉了她们。

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哈利靠在窗边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想着那个让自己再也欺骗不了自己的人。

      一时间,盥洗室里寂静无声,唯有一缕阳光映上锈蚀的龙头,某扇隔间里有漏水声滴答作响。比起之前的混乱,这里相当安宁。

是啊,即使你都是在利用我,欺骗我,可我只能假装不再爱你了,根本做不到忘记你,你看,连我的朋友都知道。

      紧接着,“她不在。”有人恼怒地说。

哈利自嘲的想,如果马尔福知道自己做了这么多,却还是爱着他,可能换来的只能是一顿嘲笑。

      “马尔福?”哈利问,不知怎的有点呼吸困难。

我该给你再一次践踏我真心的机会吗,马尔福。

      那个混蛋从盥洗室中央的环形大水池后面走了出来。那是密室的入口,不过马尔福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个。

      “你在女厕所里做什么,波特?”

      哈利眨了眨眼睛。“大概跟你一样。躲起来。”

      “我没有躲起来。”马尔福生气地说。

      “那你干嘛挡住额头?”

     马尔福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冷笑。“我头疼。”

      哈利觉得自己该走了。他已经躲开了女生们的追杀,所以现在溜回房间,躲在相对安全的床上应该不算难事。

      然后,马尔福对上了他的目光。他们之间的凝视碰撞出无可否认的炽热,哈利发誓马尔福微张的双唇与他午夜梦回时所见分毫不差。

      别想这些,哈利对自己说。但这比他预想的难多了,因为马尔福正大步向他踱来。

      “快滚,波特,”他命令道。哈利感到熟悉的愤怒在心中缓缓翻腾而起。

      “然后你就可以对着你毁容的丑脸大哭起来了?”

      马尔福眯起眼睛,停下脚步,离哈利只有一步之遥。“我可不指望你能理解,”他恶狠狠地说,“毕竟你的整张脸就是个大型的失败法术,是不是啊,疤头?”

      哈利无视了他的侮辱,决定换个话题。“所以,那是谁的名字呢,马尔福?”他问。马尔福断开了视线连接,脸颊上腾起不太明显的红晕。“我打赌那名字一定很尴尬。麦格教授?庞弗雷夫人?还是你的父亲?”最后那个可能有点过头了,哈利想。但真的,他就是抵挡不住。

      只要是关于马尔福,他总是抵挡不住。

      金发男孩看起来彻底被激怒了。他鼻翼微微翕张,捂住额头的手扣住那块皮肤,好像想彻底把它撕下来。“你真的想知道吗,波特?”他嘶声说,又向前迈了一步。

      哈利没动,只是紧盯着眼前柔软的发丝、锐利的颧骨、高傲的步态和灼热的视线。“当然。”

      马尔福张开嘴,但并没有说话,而是缩近了他们之间最后的距离。他捂住额头的手放了下来,用双手抚上哈利的后颈,指尖粗暴地探进哈利的黑发,牢牢捧住他的头。然后,他强硬地封住了哈利的嘴唇。

      哈利震惊地睁大双眼,看着马尔福额上歪歪扭扭的黑色字迹“哈利·波特”缓缓褪去。

      马尔福迅猛地移开了唇。“要敢告诉别人的话,我就让你的生活比在地狱里还煎熬,波特。”

      门被大力甩上,留下砰然回响。哈利喃喃自语,“那不就是我的日常生活么,对吧?”

——————

       “赫敏,你该事先警告我的!那道魔咒的时效怎么那么短?还没过十分钟我就被突袭了!”

      赫敏皱了皱眉,把手上的书放到了一边。然后她微微笑了起来。“你被谁‘突袭’了,哈利?”

      哈利摸了摸后颈,感到热度爬上脸颊。“没人,”他嘟囔。赫敏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显然并不相信。她叹了口气,甩动手腕施了一个静音咒,这样,那群聚在休息室里咯咯直笑的的四年级生就听不见他们说话了。

      “听着哈利,那道咒语本该持效一整天的,还是说,你觉得我的魔咒出错了……?”

      考虑到他的作业,哈利明智地摇了摇头。

      “好吧,”赫敏继续说,“那你潜意识里肯定是希望这个人吻你的。”

      哈利感到脸颊烧了起来,开始思考罗恩有没有跟赫敏说过自己的梦话。罗恩从不明白那些“喜欢这样吗,疤头?”或者“这感觉怎么样,波特?”有什么意义,但他觉得赫敏可能知道。

      “我……可能吧,”他承认,接下来几分钟一直在回避她提出的问题——比如要求知道是谁之类的。

      “等等,赫敏,”他突然说,“你额头上的名字是消失了吗?还是说,你觉得光靠刘海就能遮住它?”

      赫敏脸红了。“那个……我……”

      “那你打算告诉我,是谁吻了你吗?”

      “不——不是那个——算了,好吧,我不问你了。”她哼了一声,妥协了。

      罗恩走进来,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又去偷看了赫奇帕奇的魁地奇训练。他的眼神立马飘向了赫敏。

      哈利看到她的脸更红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知道是谁啦。”他大笑着说。

      那个晚上,哈利试着熬个通宵。他知道自己一旦睡着,梦境必定随之而来。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他知道谁会入

      马尔福。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HP注定要在一起,赫敏万圣节巧遇小哈利

关键词: